《成群结队》

形形色色的网络、群体和个体。


贴子回顾:

第一部分:缘起

2月20日: 从个体社交图到群体社交图(Group Social Graph)

如果Yeeyan的版主可以定制小组网页的Sidebar,那么TED版主Jia Liu就可以把豆瓣上的TED小组讨论通过RSS输出到Yeeyan的TED小组页面上来。同样,如果豆瓣提供类似Yeeyan的版主管理工具的话,也可以把Yeeyan上的TED小组的RSS输入到豆瓣上去。

在不同网站小组之间的Mashup将会给部分积极用户提供极其便利的使用体验。我想Groups Social Graph可能是个人Individual Social Graph之后的趋势了。

2月21日:《呈现群体的在线共同身份有何价值?

群组的数据如果也可以被挖掘整合的话,群组的在线身份可以清晰呈现的话,那么未来社会结构中的组织,在管理和发展上将有很大的改变。

呈现群体在线共同身份的价值在于:提醒成员将他们组织内部的关系复制到不同的网站上;通过合并计算成员的在线行为数据,可以描绘出组织的共同身份;揭示现实世界所无法呈现的群体共同身份。

2月23日:《群体的虚拟身份和真实身份:外在宣传 V.S. 内在实况

群体的虚拟身份和真实身份并不是线下和线上这两种关系这么简单。许多群体,基于群体利益的考虑,会在对外宣传的时候,刻意地美化自己,而这个通过宣传所营造出来的群体形象与其内在的实际情况有可能相差很大。

如果加入“在线”和“离线”的考量因素,从品牌管理的角度来看,还可以发现存在着同样的情况。不仅企业的外在品牌形象和企业的内在实况有差异,而且企业的线上品牌形象和线下品牌形象也存在着差异。

2月25日:《从社交网络结构看群体:显性结构 V.S.隐性结构

从社交网络结构的角度来探讨群体,我们会发现它的显性结构和隐性结构同样存在着差异。“公司”显然是一个群体,而一个“区域产业”,小容也将它视为一个群体。

一间公司的组织结构图是显性结构,但是,有可能在公司内部最有影响力的人却不是组织结构图上的节点。因为企业内部的成员自然组成一个社交网络,在这个内部社交网络中,某些人是这个影子组织的中心节点。

马克•格兰诺维特在硅谷社交网络研究项目中指出,虽然硅谷关系结构图中的一些重要节点是公众所公认的硅谷风云人物,但是——很重要的发现——其实有些不并为人所知的人,也是该社交网络结构中的重要节点。

2月27日:《群体虚拟化

一个现实生活中存在的群体,他们是如何在网络空间里存在?不同群体的虚拟化程度是不同的,小容列出了如下几个考量因素:

· 成员虚拟化指数=存在比例×活动技能×活跃程度;
· 联系密度;
· 联系网的开放程度;
· 共同身份的确立;
· 以及联系的界面。

第二部分:群体电子邮件地址系列

2月29日:《群体虚拟化:电子邮件网络

个体的在线活动通过一个群体属性的电子邮件地址,开始和群体联系起来。原来以个体组成的电子邮件网络中,开始出现了群体的身影。

从功能上看,企业电子邮件地址和非企业的电子邮件地址,本质上没有区别,都是发送邮件达成信息通讯而已。企业使用专属品牌的电子邮件地址,将电子邮件地址的功能从信息通讯扩展到品牌识别。

3月4日《群体虚拟化:电子邮件网络之二

在外部,群体的电子邮件地址可以用来辨别个体真实身份。群体的电子邮件地址和个体的真实身份一一对应,因此Facebook.com使用群体电子邮件地址注册机制,可以成功地使得实体校园里的学生走向虚拟化的世界后,依然保持了现实群体的社交结构。

3月7日 《电子邮件网络之三:虚拟群体实体化的第一步

对于虚拟组织来说,他们没有实体组织存在的重要特征——环境,因此当虚拟群体通过网络工具在虚拟空间里发展成熟之后,群体内部成员的交流频繁而密集,群体活动对外呈现出鲜明的群体轮廓,他们反而开始追求一定的实体化,谋求像实体组织一样的组织特征。

所以,群体电子邮件地址也呼之欲出。相比起实体组织而言,在线上孵化成长的虚拟群体更懂得如何运用虚拟工具来加强组织的粘性,运用群体电子邮件地址自然不再话下。

3月12日 《电子邮件网络之四:让公司品牌为个人品牌背书

在一些商务网络中,有些人喜欢使用公司电子邮件地址注册,而不是使用私人电子邮件地址。例如在Linkedin.com,小容就发现这个现象非常普遍。从个人品牌的角度来看的话,这无疑是典型的背书品牌(Endorsed Brand)效应。

在公共网络空间里展示自己所使用的公司电子邮件地址,让联系人看到自己是跨国公司的雇员,显然这是给个人品牌背书。同样的现象在履历里也屡见不鲜, 人们都 喜欢将在履历里强调自己在大公司的工作经历,而将小公司的工作经历尽量简略甚至隐藏。人们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做这种策略性的自我展示行为。

3月15日 《群体电子邮件地址之五:归属,信任与奖赏

对于小型公司而言,或者虚拟组织而言,让群体品牌为个体品牌背书的情况,通常并不存在。那么,人们为什么还热衷于使用群体电子邮件地址呢?

在这种情境下,群体电子邮件地址——这个符号——的背后是多层的含义:使用群体电子邮件地址,这代表着个体对群体的归属感。使用相同群体电子邮件地址的人们,更倾向于信任对方。由于稀缺性,群体邮件地址也显现出另外的一层意义,它变成群体对个体的奖赏。

第三部分:电子邮件讨论组系列

3月23日《邮件讨论组之一:本地工作与远程工作

人们所讨论的社交网络与“信息”和“信任”这两个维度息息相关。当社交网络转移到互联网界面上的时候,“信息”和“信任”这两个维度都涌现出很多新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并不是想当然的那么容易。

对于实体组织而言,电子邮件讨论组是在线办公的一个组成部分,基本上它复制了实体组织的层级制结构。当人们从本地工作发展到远程工作的时候,邮件讨论组中就会演化出许多有趣的事情。

3月25日 《邮件讨论组之二:几个关键影响因素

距离让实体组织的成员越来越像虚拟组织一样联系在一起。然而,距离仅仅是影响远程工作中邮件讨论组沟通绩效的关键因素之一。这些因素如下:

• 确定性的物理位置:越是确定性的物理位置,人们的信任感越强;

• 成员间的物理距离:随着物理距离的扩大,人们的沟通工具越来越虚拟化,当沟通中出现问题时,人们对沟通工具的无奈也渐次加强;

•成员互相是否熟悉:如果人们在邮件讨论组中,不熟悉其他的成员,那么在这样陌生的环境里,人们在邮件组中的表现会很拘谨、保守乃至被动;随着成员之间的熟悉程度越来越高,邮件讨论组成员的社交模式也会显得越来越制度化,在成员之间业已形成的社交规范也会出现在邮件讨论组这一虚拟空间里。

• 成员的数量:成员数量与上一个因素直接相关,同时,它的另外一个影响是,个体在群体里脱颖而出建立声望的几率。

3月28日 《邮件讨论组之三:几个关键影响因素(续)

小容认为影响邮件讨论组的关键因素还有如下几项:

• 语言和文化:语言自然不必特别细说,同一语言的文本沟通都会经常发生误解和歧义,更何况不同语言。相隔两国带来的还有不同的文化背景。跨文化工作团队,在沟通过程中需要理解对方,而不是被表面的行为所迷惑;

• 任务主题:虽然每个邮件讨论组都是围绕某一个主题而建立的,但是,实体组织的邮件讨论组通常带有更明确的任务意味,而网络空间的邮件讨论组则偏向于某一个宽泛的主题,没有明确的任务意味;

• 时间线/生命周期:与任务主题伴随而来的因素就是时间线,或者说生命周期。越是带有明确任务的邮件讨论组,它的生命周期就明晰可见。当任务结束之后,邮件讨论组就会解散。此外,非常重要的是,处于任务不同阶段的邮件讨论组,它的绩效也很不相同。

大多数情况下,网络空间邮件讨论组的生命周期,倒是与成立时间有关,随着时间的推延,邮件讨论组成员对该主题的激情会趋于平淡。

• 讨论组的规则和文化:每个邮件讨论组都会有显性的规则或者隐性的规则,同时由于不同成员的个性和风格也会形成一定的文化氛围。实体组织的邮件讨论组通常不会有特别的规则,网络空间的邮件讨论组,同时还会受到成员的个性和风格的影响,进而形成不同的文化氛围,这些文化氛围有时候成为限制邮件组发展的负面因素。

3月31日 《邮件讨论组之四:半虚半实的IPO项目邮件讨论组

从现实世界的实体组织到网络世界的网络组织,两者不是泾渭分明的两个极端,在两者中间也有许多混合的形态。有许多实体公司,采用项目制的方式推进工作任务,和外界的其他公司组成一个又一个临时项目小组,这些多方参与的小组,就是实体世界中半虚半实的群体。邮件讨论组在这些项目小组的生命周期里是一个重要的表演舞台。IPO项目邮件讨论组就是一个具体的例证。

4月3日 《邮件讨论组之五:IPO工作组的项目管理诀窍

IPO项目工作组之所以能够在半虚半实的情况下,成功地组织来自不同群体的人们,为一个共同的工作目标而努力,其中有一些项目管理诀窍。
· 明确的任务目标
· 明确的时间进度
· 明确的分工
· 适当的成员规模
· 以电子邮件组为主,以其他沟通工具为辅
· 注重知识管理,设立中央资料室

将电子邮件讨论组和其他现实沟通工具结合起来,这是虚拟组织需要借鉴的地方。哪怕一、两次偶尔的线下聚会,都会将一个线上社团的凝聚力推向一个新的高度。此外,对于群体而言,将信息交换上升一个层次就到了知识管理的阶段。不论是以任务型为导向的群体,还是以分享型为导向的群体,知识管理都是非常有必要考虑的事项,这决定着群体智慧能否真正开花结果。如果没有必要的手段来支持,那么信息交换终将陷入虚无的境界,而导致群体的衰落。

4月9日 《邮件讨论组之六:为校园活动创建邮件讨论组

校园是特别的实体世界,校园里各色各样的社团就是一个一个小群体, 他们不像公司那样正规化,活动形式看起来很虚拟化;但是,这些社团诞生于实体世界,又不像网络空间的群体那样诞生于虚拟环境中。而且,许多校园里社团众 多,这些社团的形态也是五花八门,很是有趣,很像网络世界的样子。所以,校园社团是介于实体组织(如:公司)和网络群体中间的形态。

小容在这篇贴子里分享了生活中的一个小故事,建议领导校园社团的朋友们运用Google Groups邮件讨论组来协助群体沟通,并介绍了Google Groups邮件讨论组的几个特征。

4月14日 《邮件讨论组之七: 盘点你的Google邮件讨论组

在这篇贴子里,小容回顾自己使用Google邮件讨论的情况。

自2005年4月开始使用Google邮件讨论组,已经使用三周年了。参加53个小组,在29个小组中发过贴子,全部发贴量为647次。发贴量最高的时间点是在2006年9月,那个月发贴44次。大部分月份发贴量都在15次以上,大约是每2天1次。会员级别,5颗星。

4月20日 《邮件讨论组之八:Google Groups的接收设置和Gmail的过滤设置

想要避免信息干扰,又想持续关注邮件讨论组,想随时参与讨论组,和人们保持沟通,除了可以设置邮件讨论组的接收模式之外,另外一方面,也可以搭配使用邮箱界面的过滤器设置。

小容在这篇贴子里继续盘点自己的Google Groups使用情况,同时也盘点了Gmail的过滤器设置情况。

4月24日 《邮件讨论组之九:行为与环境,控制与赋权

小容在这篇贴子里简要介绍库尔特•勒温(Kurt Lewin)的场论,而后尝试将这个场论用来分析网络工具和用户行为。

库尔特•勒温(Kurt Lewi)称个人在某时间所处的空间为场,把行为看成是人及其环境的一个函数或“场”,因而他的思想被称为“场论”(field theory)。这里的“场”是借用物理学中“磁场”的概念。它可以用下面的公式表示:

B = f (P,E)

B: Behavior 行为;P: Person 个人;E: Environment 环境;f: function 函数

当我们从网络应用工具的角度来看,这个场论会给我们很多启迪。用户在使用网络工具的时候,他们的行为是他们内在自我和工具界面的函数。那么我们可以把上面的公式演变成下面的公式:

用户行为 = 函数{用户(需求×技巧×知识×态度×社交),工具(功能×界面×设置×安全×兼容) }

4月27日 《邮件讨论组之十:关于网络工具的场论2.0公式

在这篇贴子里,小容结合前几篇贴子所讨论的Google Groups邮件讨论组,以及其他例子,对上面的公式做进一步的解释。

第四部分: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IM系列

05. 29. 2008
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IM之一:电子邮件里的即时通讯

在Gmail里聊天和通过桌面客户端软件聊天有些细微的差别。在桌面客户端聊天的时候,我们不一定处在工作状态。人们会打开桌面的客户端软件,这说明他们愿意接受桌面客户端推送出来的信息;在Gmail里聊天的时候,我们处于工作状态。

当我们处在工作状态,有人在Gtalk上发出聊天请求,我们如果开始回应,就意味着需要为对方改变自己当前的任务安排,将手头正在进行的任务推迟到聊天完成之后再做。这样的行为模式,意味着我们的Gtalk联系人必须是自己真正熟悉的朋友,起吗这个朋友会让你愿意中断手头的任务,聊天之后不会有被打扰的感觉。

06. 16. 2008
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IM之二:IM工具上的身边人

关系科学家认为,人们通常更喜欢身边的人,因为人们更频繁地和身边的人交流。“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老话说的也是这个意思。这个研究发现是基于现实生活的。那么,在网络世界中,我们如何定义“身边”,如何确定哪些人才是我们真正的“身边的人”?IM工具上的身边人,真的是我们的身边人吗?

在触手可及的网络工具上,我们的联系人距离我们有多近?如果仔细地审查一下电子邮件通讯记录,或许很多人会发现,哦,原来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一些好朋友通电子邮件了!这不能责怪我们忽视了那些好朋友,而实在是我们的大脑很会偷懒——它的记忆能力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一些网络工具将我们的联系人展现在我们的三十厘米面前,让我们和胡朋狗友们的关系得以联而不断、沟通可能络绎不绝。信息架构师说,没有可寻性就没有可用性。同理,在人际交互上,没有可寻性,就没有可用性;而且,没有可见性,也就没有可用性。

06. 18. 2008
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IM之三:IM工具上的距离感

当下的生活有没有交集,才是距离感的真正所在! 网络工具界面虽然可以增加联系人之间的可见性,为人们提供更多机会,提高人们的沟通频率。但是,并不是每个人眼中的三十厘米都真的很近。当下生活的场景,会映射在我们与周遭联系人沟通的情境中。举凡居住城市、职业属性、家庭角色、专业方向、兴趣爱好、社交情况,都会点点滴滴潜移默化地镶嵌在我们的日常沟通中。如果我们与至亲好友在这些方面没有交集,那么,我们就很难频繁地和他们沟通,否则,那样的沟通对双方都是一种负担。

随着我们的当下生活发生变化,我们的联系人结构也会随着发生变化。重要的是,我们要让网络工具来帮助我们更好地适应和管理这种变化,而不是让它阻碍这种变化。对于和我们当下生活交集逐渐减少的联系人,应该减低可见性,而保持可寻性。确保关系联而不断,却不是络绎不绝。

06. 26. 2008
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之四—循序渐进的在线交际

线下第一次亲密接触之后……如果你把MSN帐号告诉了他/她,却没有同时把其它的在线联系方式告诉他/她,那么,这是你的错。如果你把MSN帐号告诉了他/她,却没有同时把其它的在线联系方式告诉他/她,那么,这是你的错。如果他/她拿到了你的很多在线联系方式,却在不恰当的时候使用了MSN来骚扰你,那么,这是他/她的错。不同的在线交际工具,具有不同的特点,我们应该学习如何恰当、合理地使用这些在线交际工具,既不要给自己带来尴尬,也不要给他人带来麻烦。

对于不同的在线交际联系方式,我们也要注意散布的时机、场合和方式。循序渐进地散布在线联系方式,不仅仅意味着在线隐私保护,也意味着个人注意力的保护。如果你是某个在线交际工具的重度使用者,你最好谨慎地在各个工具上面加联系人。个人注意力的保护,才有助于提高在线交际的质量和效率。

07. 11. 2008
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之五:IM工具上的身份识别

联系人并非全是朋友,社会交际并不仅仅是友情管理。作为个体,我们必然会和社会中的其他个体发生互动,所有和我们发生互动的人就是我们的联系人。在这个联系人范畴中,只有极少数人才是我们的朋友。朋友意味着友情关系,而联系人并不一定意味着友情关系。

因为现实世界的物理局限,人们处理这些联系人管理的能力是有限的。而在线社交工具,则可以帮助人们管理更多的联系人,助益生活、工作和学习。“联系人”并非贬义词,只是我们的传统文化给我们带来一些心理上的枷锁而已。当我们用“联系人”和“朋友”两个概念来看待社会交际以及由此衍生的在线社交,很多看起来复杂的现象就变得简单了。

正是因为有许多联系人并不是我们的朋友,所以我们无法在脑海里对这些联系人建立清晰的身份记忆。这不能怪人们在交际的时候不够真诚,不够投入。因为大脑总是爱偷懒的,只有当我们反复和一个人交流,大脑才会记住这个人。在现实生活中,两个久未联系的人,互相之间要激活联系方式很简单,两个人面对面,手握手,大脑就会立即在脑海里搜索过去对这个人的回忆,并快速将过去交往中的点滴线索都抓出来。对于现实世界而言,身体就是最好的身份识别方法之一。

而在虚拟世界中,IM上的联系人如果没有通过视频或者音频沟通,只是通过文本沟通的话,那么,互相之间的身份识别是在建立在文本的基础上。大脑对于图象和声音的处理,比起处理文本来,显然更有效率。所以,我们经常想不起来IM工具的某某联系人,到底是何方人士。这并不足为奇,更不必因此尴尬而将关系打入冷宫。如果你们在多个网络工具上接触,那么,大脑很自然地就会建立起对方立体而清晰的身份——这和现实世界相似,如果我们在多个场合遇见同一个人,那么,我们很自然就会觉得这个人很熟悉——这比在IM上“做苦工” 有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