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成群结队

形形色色的网络、群体和个体。

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之四—循序渐进的在线交际 0

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之四—循序渐进的在线交际

这篇贴子是《成群结队》第四部分“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的内容。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分讨论的是“电子邮件讨论组”,第二部分讨论的是“群体电子邮件地址”。 前两次的贴子《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之二:IM工具上的身边人》和《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之三—IM工具上的距离感》是针对Mr.6和张家振关于MSN的讨论文章的第一部分,这次继续讨论他们的文章的第二部分。 Mr.6在贴子《MSN让人际关系「倒退鲁」的3种尴尬情况》中提到第二种MSN上的社交尴尬: Mr.6: 第二种尴尬,MSN上的新朋友 只见面过一次的新朋友:和这样的新朋友,或许聊得很愉快,然后就呼噜吼啰的说出了我的MSN账号,加入我吧!记得喔!说着说着,我还又特地拿出了笔,将我的MSN账号,帮对方写在我刚给他的热腾腾的名片上。这个动作想必大家都有经验过。 张家振在《MSN的人际关系只有会不会管理,而不会有倒退鲁》中回应说: 张家振:谨慎发放即时通讯帐号给新联系人 既然有了 MSN 这类的通讯软件(拥有实时的功能),为何还需要 email 呢?其实答案大家都知道;email 是用来传达不是那么的实时,但是又有必须传递的重要性。而通讯软件是用于需要实时的讨论与沟通意见的实时性。对于这种新朋友是否应该先以 mail 作为基本的沟通工具?待进一步观察或是真的发现双方生活的交集大到必需要加入实时通讯才交换彼此的 MSN 呢? 对于那些已经加入 MSN 的朋友;一开始很热络,一阵子之后就变得越来越少打招呼。我认为这是必然的现象。代表该人在你的生活中已经慢慢淡出,但不代表不再重要,而是可以保持一种人脉,与友情关系。 Mr. 6指出了一个很值得关注的话题,人们该如何传播自己的在线联系方式? • 线下第一次亲密接触之后…… 你在线下和人们第一次见面,会谈到投缘的时候就把MSN帐号告诉他/她吗? 当你把MSN帐号告诉他/她的时候,你同时把你的手机号码告诉他/她了吗?你同时把电子邮件地址告诉他/她了吗?你同时把blog地址告诉他/她了吗?你同时把twitter地址告诉他/她了吗?…… 如果你把MSN帐号告诉了他/她,却没有同时把手机号码告诉他/她,那么,你是否认为手机号码比起MSN帐号,更加具有个人隐私特性,不想随便让人通过手机骚扰到你? 如果你把MSN帐号告诉了他/她,却没有同时把电子邮件地址告诉他/她,那么,你是否认为电子邮件比起MSN,沟通更没有效率,你希望随时随地在MSN上接受信息,不希望错过每一秒钟? 如果你把MSN帐号告诉了他/她,却没有同时把blog地址告诉他/她…… 如果你把MSN帐号告诉了他/她,却没有同时把twitter地址告诉他/她…… 小容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是:如果你把MSN帐号告诉了他/她,却没有同时把其它的在线联系方式告诉他/她,那么,这是你的错。显然,不同的在线交际工具,具有不同的特点,适合于不同的人在不同时机使用。你应该让你的联系人拥有MSN之外的其它选择,这样他/她在觉得MSN联络不是很贴切的时候,可以通过其它联系方式和你保持联络。 例如,和你第一次见面很投缘的人,过一个月后,他/她想关注你,就可以去你的Blog上看看你的日志更新情况,了解你最近的生活动态和兴趣话题。这样,他/她做足了功课,而后在MSN上和你聊天时就会显得有的放矢,而你也不会感到突兀;而对于一些不是很紧急的事情,他/她或许可以通过发封电子邮件给你,在电子邮件的开头先回顾一下上次你们见面的场景,将他/她在你的脑海里的印象呼唤出来,而后再开始当下的新话题;有时候他/她也想让你知道他/她最新的动态,却不想直接对和你说,那么,如果你们两个人在Twitter上,就可以自顾自地自言自语,他/她不必@给你,你也不必@给他/她…… 如果你只有MSN帐号可以告诉别人,却没有其它的在线联系方式,那么,这更是你的错。...

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IM之三:IM工具上的距离感 0

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IM之三:IM工具上的距离感

这篇贴子是《成群结队》第四部分“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的内容。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分讨论的是“电子邮件讨论组”,第二部分讨论的是“群体电子邮件地址”。 小容在上篇《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之二:IM工具上的身边人》里提到在线交际和现实交际遵循同样的原则: • 人们倾向于更频繁地和熟悉的人联络; • 陌生人在经过“破冰阶段”之后,才有可能真正交流起来; • 久未联络的朋友,也需要重新激活联络线索,寒暄不不仅仅指陌生人之间。 小容说,我们和至亲好友的关系,不是决定于联系的频率这一个维度,而是取决于多个维度。同时,提出一个问题: 在网络世界中,我们如何定义“身边”,如何确定哪些人才是我们真正的“身边的人”? 这个问题的答案探讨了网络工具界面显示用户名单和头像,增加了联系人的可见性,促进了用户沟通的频率。 1、在触手可及的网络工具上,我们的联系人距离我们有多近? 这篇的贴子实际是上篇的继续,接下去请看2和3: 2、当下的生活有没有交集,才是距离感的真正所在!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看Mr. 6在《MSN让人际关系「倒退鲁」的3种尴尬情况》的第一种尴尬情况: 至亲好友:哪个至亲好友有MSN,我们知道的话,肯定都会在我们的MSN上面了,不是吗?但,不放则已,一放麻烦,因为,MSN竟然会让最隽永的友情,也会发生「倒退鲁」的现象! 如果有些至亲好友不在我们的MSN上,而且他们住在我们的千里之外。那么,我们如何每天和他们保持联系呢?而且,我们真的要每天都和他们保持联系吗? 另外,我们没有办法很便利地联络他们,是不是会逐渐减少和他们的联系呢,和他们的关系会不会逐渐生疏起来了呢?…… 答案是肯定的。 正如人们谈论起同学聚会的场景。几十年的老同学聚会时,当下生活没有交集的同学,显然他们的共同话题大部分局限于唏嘘、感叹和缅怀。我们不否认同学情谊是宝贵而真挚的情感,但是很遗憾,关系科学家们也告诉我们,关系并不会建立之后就一劳永逸,它也会衰减,也会中断。 网络工具界面虽然可以增加联系人之间的可见性,为人们提供更多机会,提高人们的沟通频率。但是,并不是每个人眼中的三十厘米都真的很近。 如同张家振在他的blog“rengised2”里回应Mr.6时写的《MSN的人际关系只有会不会管理,而不会有倒退鲁》提到的一样: 当MSN提供了我们一个方便与亲友们联络的管道,并不代表我们必须时常的注意他们的动向。将生活的重心摆在当下身边的奋斗伙伴、朋友、同事或是每日相处在一起的至亲,这才是一种正常值。 人们不是应该这么做,实际上,人们就是这么做的。 当下生活的场景,会映射在我们与周遭联系人沟通的情境中。举凡居住城市、职业属性、家庭角色、专业方向、兴趣爱好、社交情况,都会点点滴滴潜移默化地镶嵌在我们的日常沟通中。如果我们与至亲好友在这些方面没有交集,那么,我们就很难频繁地和他们沟通,否则,那样的沟通对双方都是一种负担。相反,如果我们和至亲好友在这些方面曾经有交集,而当下也继续有交集,那么想必在MSN上,我们和他们沟通的频率不会输于和新朋友沟通的频率。 随着我们的当下生活发生变化,我们的联系人结构也会随着发生变化。重要的是,我们要让网络工具来帮助我们更好地适应和管理这种变化,而不是让它阻碍这种变化。 从这样的角度来说,很多网站在推出类似Facebook的news feed功能时,一定要考虑仔细用户的接受程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联系人的当下生活已经和我们的交集越来越少时,news feed每天还把他们的生活琐碎推给我们,这是否会进一步带来另外的尴尬,甚至恶化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呢?! 显然,当网站推出news feed的时候,最好要让用户可选是否屏蔽个别用户的news feed,或者应该在最初确认朋友关系时,就可选是否订阅朋友的news feed,以后也可以更改这个选项。...

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IM之二:IM工具上的身边人 0

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IM之二:IM工具上的身边人

这篇贴子是《成群结队》第四部分“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的内容。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分讨论的是“电子邮件讨论组”,第二部分讨论的是“群体电子邮件地址”。回顾上篇请看《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IM之一:电子邮件里的即时通讯》 前几天小容在Gmail里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内容很简单,只有如下的一句话: 一直关注你的博客,想认识下,呵呵。 邮件末尾是签名,签名里只有“Best Regards”和发件人的名字。同时在Gtalk里收到同样一个电子邮件地址的联系邀请,小容拒绝了这个邀请,而后也简单地写了一句话回复他的电子邮件。 感谢关注! 有空多交流! 小容(Oliver Ding) http://oliver.swordi.com 这位朋友,如果你现在看到这个贴子,请不要生气。小容之所以不愿意在Gtalk上加你为好友,是为了避免未来发生一些不必要的尴尬。Mr. 6在他的blog里提到了MSN上的三种尴尬情况,小容认为这些尴尬情况也适用于其他品牌的即时通讯工具。而且,小容在上次的贴子《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IM之一:电子邮件里的即时通讯》说过: 小容是在Gmail里面使用Gtalk,而不是在桌面上使用Gtalk。人们不会单独为了要在Gtalk里等着和人聊天登陆Gmail。相比起查询邮件这类不是特别紧急的任务,人们总是更乐意和自己真正熟悉的朋友聊天。这意味着我们的Gtalk联系人必须是自己真正熟悉的朋友,起吗这个朋友会让你愿意中断手头的任务,聊天之后不会有被打扰的感觉。 在线交流有很多方式,不必要把每个交流对象都在即时通讯工具上加为联系人。电子邮件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交流工具,译言里有一篇译文,内容是Seth Godin写的Email三十六计,列出了36条发送电子邮件的注意事项。小容觉得这个注意事项列表还不够,它把重点放在了“发送”部分,还没有放到“如何写电子邮件”这个部分。 实际上,上次的贴子发布后,小容收到几位读者的电子邮件,他们在邮件中介绍自己,并且在Gtalk上申请加为联系人,小容很欣然接受了这样的邀请。 在线交际和现实交际遵循同样的原则: • 人们倾向于更频繁地和熟悉的人联络; • 陌生人在经过“破冰阶段”之后,才有可能真正交流起来; • 久未联络的朋友,也需要重新激活联络线索,寒暄并不仅仅指陌生人之间。 上面提到了Mr.6的贴子《MSN让人际关系「倒退鲁」的3种尴尬情况》,张家振在他的blog“rengised2”里写了一篇贴子来回应,提出《MSN的人际关系只有会不会管理,而不会有倒退鲁》 小容摘要他们的第一部分的观点如下: 第一种尴尬,MSN上的至亲好友 V.S. 当下的联络人才是重要的联络人 Mr.6: 至亲好友:哪个至亲好友有MSN,我们知道的话,肯定都会在我们的MSN上面了,不是吗?但,不放则已,一放麻烦,因为,MSN竟然会让最隽永的友情,也会发生「倒退鲁」的现象! 张家振: 当MSN提供了我们一个方便与亲友们联络的管道,并不代表我们必须时常的注意他们的动向。将生活的重心摆在当下身边的奋斗伙伴、朋友、同事或是每日相处在一起的至亲,这才是一种正常值。 小容赞同张家振的观点。 实际上,我们的至亲好友数量是极其有限的,我们会有很多自然的方式与这些至亲好友保持联系、维系感情和沟通信息。信息技术工具对于我们和至亲好友的关系,只是锦上添花,却不会画蛇添足。换句话说,我们和至亲好友的关系,不是决定于联系的频率这一个维度,而是取决于多个维度。这些维度包括但不限于:...

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IM之一:电子邮件里的即时通讯 0

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IM之一:电子邮件里的即时通讯

这篇贴子是《成群结队》第四部分“个体、群体与即时通讯”的内容。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分讨论的是“电子邮件讨论组”,第二部分讨论的是“群体电子邮件地址”。 前一阵子小容在Gtalk上遇到一个人,和他聊了几句,我们是这样开始的: 10:09 PM Z: hi me: hi l: 你是哪一位?海内的么? 10:10 PM me: ? 是你先加我的Gtalk的,呵呵 10:11 PM Z: 哦,是我加你的,但是现在有点想不起来您是哪一位了。sorry 小容后来主动做自我介绍,Z才想起来是看过这个blog而后在Gtalk上加小容为联系人。这次的聊天提醒小容一件事情,原来自己从来没有拒绝过Gtalk上的联系邀请。从那天开始,小容就开始仔细查看Gtalk上的联系邀请了,看到不熟悉的电子邮件地址,一律拒绝在Gtalk里加为聊天联系人。 小容前些时候起草了自己的豆瓣交友原则,而且更新到了第二版,怎么在Gtalk上就犯糊涂了呢?! 仔细想了一下,小容是在Gmail里面使用Gtalk,而不是在桌面使用Gtalk。在Gmail里聊天和通过桌面客户端软件聊天有些细微的差别。 在桌面客户端聊天的时候,我们不一定处在工作状态。人们会打开桌面的客户端软件,这说明他们愿意接受桌面客户端推送出来的信息; 在Gmail里聊天的时候,我们处于工作状态。我们使用Gmail是为了: ·查看邮件, ·阅读邮件列表, ·阅读邮件讨论组信息, ·阅读网站各种提醒邮件, ·写邮件 ·回复邮件, ·修改邮件设置, ·整理标签, ·管理联系人, ·等等...

《成群结队》第三部分小结:形形色色的电子邮件讨论组 0

《成群结队》第三部分小结:形形色色的电子邮件讨论组

这是《成群结队》系列第三部分的小结。第三部分有十篇贴子,简单回顾一下。 整个系列回顾请看这里的专题页面: 《成群结队:形形色色的网络、群体和个体》 第二部分回顾,请看这里: 《群体虚拟化小结及预告:群体电子邮件地址》 第三部分贴子目录: 《邮件讨论组之一:本地工作与远程工作》 《邮件讨论组之二:几个关键影响因素》 《邮件讨论组之三:几个关键影响因素(续)》 《邮件讨论组之四:半虚半实的IPO项目邮件讨论组》 《邮件讨论组之五:IPO工作组的项目管理诀窍》 《邮件讨论组之六:为校园活动创建邮件讨论组》 《邮件讨论组之七: 盘点你的Google邮件讨论组》 《邮件讨论组之八:Google Groups的接收设置和Gmail的过滤设置》 《邮件讨论组之九:行为与环境,控制与赋权》 《邮件讨论组之十:关于网络工具的场论2.0公式》 小容写第一部分的那几篇贴子时,并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写些时候,写完了第三部分关于电子邮件讨论组的内容,小容可以大致地想清楚《成群结队》这个系列将来要写些什么。 小容将会沿着网络工具发展的轨迹,陆续探讨在使用每种网络工具的过程中,实体组织和网络组织会如何使用这些网络工具,同时探讨个体在使用这些网络工具的情境下,个体对于群体的感受、对于其他群体的感受。换句话说,《成群结队》接下来将按下面的思路写: 第四部分:群体与即时通讯 第五部分:群体与Blog 第六部分:群体与社交网络 这只是一个粗略的框架思路,由于是blogging书写,小容会想到那里,写到那里,随意发挥,所以会出现从多个角度探讨同一事物的贴子。对于小容来说,这是从一个特殊的角度来梳理过去阅读书籍所学到的知识、实践中的经验以及与朋友交流的心得。如果在blogging过程中有欠缺周全的地方,请各位不吝赐教,小容将会在这里更正错误。 下面是第三部分贴子的摘要: 第三部分:电子邮件讨论组系列 ————————————————- 3月23日《邮件讨论组之一:本地工作与远程工作》 人们所讨论的社交网络与“信息”和“信任”这两个维度息息相关。当社交网络转移到互联网界面上的时候,“信息”和“信任”这两个维度都涌现出很多新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并不是想当然的那么容易。 对于实体组织而言,电子邮件讨论组是在线办公的一个组成部分,基本上它复制了实体组织的层级制结构。当人们从本地工作发展到远程工作的时候,邮件讨论组中就会演化出许多有趣的事情。 3月25日 《邮件讨论组之二:几个关键影响因素》 距离让实体组织的成员越来越像虚拟组织一样联系在一起。然而,距离仅仅是影响远程工作中邮件讨论组沟通绩效的关键因素之一。这些因素如下: •...

三个feed,必有我师—关于场论2.0公式的更正 0

三个feed,必有我师—关于场论2.0公式的更正

小容在写完上次关于场论2.0公式的贴子之后,有些忐忑不安,生怕自己胡乱生搬硬套大师的理论,误导了读者,所以特意写邮件请请教好友欧阳,他在收到小容的邮件后,对小容的这个场论 2.0公式提出了批评,并详细介绍了心理学科学家们的研究方法,让小容受益匪浅。小容在此将欧阳的邮件贴出来分享给各位,算是对自己这次乱用心理学知识的更正。 用户行为 = 函数{用户(需求×技巧×知识×态度×社交),工具(功能×界面×设置×安全×兼容) } 实际上,这个问题,目前不是这么研究的。 在心理学爱好者看来,如果心理学家提出了一个模型,那么,自己简单套用就可以了。但是,实际上,勒温的体系发展到今天,远远不是这么研究的。 目前,一位受过训练的心理学家处理这个问题,是这么处理的: 1、清晰定义问题:首先考虑自己要探讨的问题是什么,比如,网站的用户行为受什么因素影响?这个问题,与互联网上人们的用户行为是很不一样的。这一步骤要参考大量的文献。 2、其次,清晰定义研究的自变量、因变量与其他变量。一般而言,在心理学家看来,人口学等变量属于调节变量,其他的需求×技巧×知识×态度×社交 、功能×界面×设置×安全×兼容则属于要研究的变量。 3、小容你提出的模型在前面两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关键性的问题出在这个步骤。 目前,心理学研究变量与变量之间的影响,已经非常少地使用这种简单的函数关系。因为这个地方,要考虑到: 1)需求等属于用户层面的变量,难道与属于工具层面的功能变量之间,没有交互作用吗? 2)除了这两个用户、工具这两个大的变量之外,是否还存在其他第三个大的变量呢? 3)用户、工具这两个大的变量,难道对于所有性质的网站,都能清晰划分出来吗?不见得。一些工具性的网站与一些用户型的网站,评价体系明显会发生差异。甚至,对于很多网站,研究用户行为,可能不会有这么清晰的两个变量。 所以,现在主流的心理学家,都是采取一个这样的研究步骤: 1、定义问题之后,访谈、质性研究,这方面,建议小容下载nvivo软件玩玩看,会有惊喜的收获的。 2、根据访谈与质性研究,定义变量。然后编制问卷或者模型。 3、到了统计这一步骤,多使用的是结构方程模型技术,也就是说,变量与变量之间,往往很难说是一个单纯的二维关系,而更立体化。在具体的细分研究领域,还有很多独特的研究技术,来探索变量之间的关系。 前些时候和朋友说,现在要把古话“三人行,必有我师”改成“三个feed,必有我师”。小容很高兴能够通过网络认识欧阳。他不仅仅是活跃的心理学家,还是活跃在心理学商业服务领域的创业者,对创业理论和婚恋行为有长时间的研究,同时也热心于行业知识传播和公益活动。下面是他的blog: 欧阳的blog在这里:http://www.yangzhiping.com/ blog RSS订阅地址:http://www.yangzhiping.com/feed 网络的发展,给了我们拓展交际圈子的便利,同时也为我们展开社会化的学习奠定了良好的基础。重要的或许不是我们学到什么知识,而是我们认识不认识知道那些知识的人:) [ viagra tablets | buy viagra safely |...

邮件讨论组之十:关于网络工具的场论2.0公式 0

邮件讨论组之十:关于网络工具的场论2.0公式

上一次小容介绍了社会心理学家库尔特•勒温(Kurt Lewi)和他的场论,小容还尝试套用场论的公式发展出一个关于网络工具的场论2.0公式。 用户行为 = 函数{用户(需求×技巧×知识×态度×社交),工具(功能×界面×设置×安全×兼容) } 在这篇贴子里,小容会结合这几篇贴子所讨论的Google Groups邮件讨论组,以及其他例子,对上面的公式做进一步的解释: 1、用户层面: ·需求: 用户的确有这个需求。例如小容希望参与很多个邮件讨论组,能够很方便地和各个方面的人保持交流,至少可以获取各个方面的信息。而又希望能够很节省时间,所以Google Groups是比BBS更好的选择。当然,有时候这种需求不见得会附带上情感,用户仅仅是为了完成某项任务而已。 ·技巧: 用户掌握了一定的使用技巧。例如使用Gmail来参加Google Groups可以获得最佳的用户体验。请注意,Google Groups支持多种电子邮件,并不是局限于Gmail用户。对于工具开发者来说,不应当一味去迎合用户的当前习惯,要放弃一些功能。因为随着时间的推进,用户的技巧会增强,这样迎合用户的做法就会限制产品的发展。 ·知识: 用户了解这类服务,他只是挑选哪个品牌更好。例如,小容明确地知道邮件讨论组是什么东西,并不需要去看说明书才知道如何使用,只是在Yahoo Groups和Google Groups之间,小容选择Google Groups。如果一个用户不了解邮件讨论组的基本常识,在一个邮件讨论组里胡言乱语,不知所云,那么,他很快就会在邮件讨论组里成为大家讨厌的人,没有人愿意和他交流。 ·态度: 用户是不是积极地使用,用户有没有将情感注入其间。如果是积极地使用,那么,用户就会将时间资源分配在上面。而且态度也会影响用户的具体行为,例如,小容知道Groups是很好的社交工具之一,就不会在邮件组里乱来,会遵守邮件组的礼仪,不会自说自话骚扰别人,单独的辩论也只会回复给所有人。用户在使用产品过程中感觉到愉悦的体验的话,他也会更加愿意使用这个产品,并逐渐将情感注入其间。 ·社交: 用户的交际圈子对工具的选择也影响着用户的选择。一方面,用户希望自己和圈子里的朋友保持同样的特质,当一个用户他所在的圈子都使用Google Groups邮件讨论组的时候,那么这个用户也就不会经常去用BBS,因为他觉得自己用BBS会被圈子里的人认为是很逊的行为;另一方面,许多网络工具本身就是交流工具,交流需要双方参与,当一方转移到另一个工具上的时候,另外一方也会逐渐转移过来,否则交流就中断了。当用户的交际圈子逐渐从一个IM工具转移到另一个IM工具的时候,用户也会不由自主地加入这个浪潮。 2、工具层面 ·功能: 能够帮助用户做什么事情,有什么好的方法让用户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好。这个和用户的需求直接对应。例如Gmail的功能就是让用户使用电子邮件,而使用电子邮件已经是大家熟悉的网络服务,不过Gmail在发布的时候,做了一些在当时看来属于创新的功能,例如将同一个主题的多个回复安排成同一个会话,而不是零散显示。 有时候功能不仅仅是满足用户的需求,而也可以改变用户的行为。例如Facebook的poke功能,通过一个简单的动作,简化人们的沟通。这样的简化降低了用户的使用门槛,从而使得Facebook上的人际交互更频繁地发生。 ·界面: 具体实现功能的布局、外观和交互流程。程序员通过写程序代码实现功能之后,用户还不能直接使用,代码还需要用户可以看得见的页面。这些页面的结构布局、视觉外观,以及不同页面的动作顺序和响应情况,这些就是通常所说的界面。如果代码很优秀,而界面很不友善的话,用户就不能达成他的任务,从而感到沮丧。 优秀的界面设计,带给用户愉悦的体验,用户在使用工具的过程中几乎不要思考,从而将注意力高度集中在任务本身,而不是在工具本身。试想一下,当我们用钢笔写一封信的时候,我们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写信这件事情本身,而不是钢笔上, ·设置:...

邮件讨论组之九:行为与环境,控制与赋权 0

邮件讨论组之九:行为与环境,控制与赋权

这篇贴子是《成群结对》系列中的一部分,想要回顾过往文章,请直接看《成群结对》专题页面。现在所讨论的“电子邮件讨论组”是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分。 一个人可以同时拥有几个群体电子邮件地址呢?小容在《成群结对》第二部分讨论群体电子邮件地址的时候给出了一个答案,那就是9个。 一个人可以同时参与几个邮件讨论组呢?小容在前几篇统计自己的邮件讨论组活动情况时给出了一个答案,那就是53个。 让我们从网络世界回归到现实世界,问一问同样的问题: 一个人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同时为多少家公司服务呢?…… 一个人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同时参与多少个团体呢?…… 显然,由于物理世界的局限,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管理现实联系人和参与沟通的能力是有限的。当环境从物理世界转变为现实世界的时候,网络工具却可以赋予人们更强大的活动能力,人们可以同时为9个群体服务,可以同时参与53个邮件讨论组。 当小容统计完自己的邮件讨论组里的活动之后,感叹自己是如何管理这些小组。这个问题让小容进一步统计邮件讨论组的接收设置模式和Gmail的过滤器设置。小容同时也在思考下面这个问题: 人们如何在信息过载和信息匮乏之间很好地掌握平衡?!网站又是如何在维持用户的使用频率和避免用户感觉到干扰中间拿捏得当呢?! 这一次,小容试图从社会心理学家库尔特•勒温(Kurt Lewin)那里找到一些答案。小容会先简要介绍库尔特•勒温(Kurt Lewin)的场论,而后会尝试一下将这个场论用来分析网络工具和用户行为。 • 行为与环境 前几天的贴子,小容在介绍《Peter Morville的同行们: Louis Rosenfeld, Gene Smith和Joshua Porter》这篇贴子里提到从事社交设计(Social design)咨询的Joshua Porter, 小容说: Joshua Porter的blog的一个特色是将社会心理学的知识引入到信息架构设计咨询领域中,从社会心理学角度来思考各类社交网络的功能特征、用户体验和运营状态,这是一个独特而深刻的洞察。 Joshua Porter发布《社交设计中的社会心理学》就是他的知识探索实践的缩影,值得注意的是,Joshua Porter在这个幻灯片里介绍了几位社会心理学家,其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库尔特•勒温(Kurt Lewin 1890-1947)。 库尔特•勒温(Kurt Lewin,也翻译成“库尔特•卢因”)是德裔美国心理学家,传播学的奠基人之一,社会心理学的先驱。他是一位美籍德国 犹太人,1890年9月9日出身于维也纳,先后在德国慕尼黑大学、柏林大学等著名学府学习。1933年移居美国,1944年,到麻省理工学院创立了群体动力研究中心,并担任主任,直到逝世。...

邮件讨论组之八:Google Groups的接收设置和Gmail的过滤设置 0

邮件讨论组之八:Google Groups的接收设置和Gmail的过滤设置

这篇贴子是《成群结对》系列中的一部分,想要回顾过往文章,请直接看《成群结对》专题页面。现在所讨论的“电子邮件讨论组”是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分。 上次小容统计自己在Google Groups(邮件讨论组)里的活动,发现自己参加53个小组,在29个小组中发过贴子,还担任5个Google邮件讨论组的创建者,担任7个邮件讨论组的管理员。自2005年4月开始使用Google邮件讨论组以来,全部发贴量为647次。 小容很惊讶于自己是如何管理这些小组的信息?!要知道这些小组仅仅是邮件讨论组,小容同时还是许多Web2.0网站的成员,在每个Web2.0网站里都加入了许多小组。那么,小容每天是如何处理这些小组的信息往来的呢?! 想得更远一点,人们是如何在信息过载和信息匮乏之间很好地掌握平衡?!网站又是如何在维持用户的使用频率和避免用户感觉到干扰中间拿捏得当呢?! • Google Groups的四种接收模式 Google Groups在接收设置上提供了E-mail、Digest Email、Abridged Email和No Email四种选择给用户。这四种模式的差别如下: 1、E-mail:电子邮件订阅 邮件讨论组里任何一条最新信息都会抄送到你的电子邮件地址;这是积极参与邮件组讨论的重要方式。如果你觉得讨论组的信息太频繁了,变得有些骚扰了,那么,就有必要使用下面的三种接收设置方式了。 2、Digest Email:摘要电子邮件订阅 每当邮件讨论组里有25条新信息,就会自动将25条新信息聚合成一封电子邮件,发送到你的电子邮件地址。需要注意的是,这里会将25条信息的内容都显示在电子邮件里,如果涉及到不同主题的多个讨论,那么,这些讨论的标题以及讨论的地址都会包含在里面。这中模式适合扫描,而不适合阅读:)你可以通过扫描来了解邮件讨论组里发生的事情,而不需要离开邮箱跑到Groups的Web界面去。 3、Abridged Email:汇总电子邮件订阅 这是比较低干扰的一种订阅模式。不像Digest Email那样让你扫描讨论内容,Abridged Email只是总结一下每天在邮件讨论组里的最新活动情况,通知你当天最活跃的讨论主题是什么,这个讨论主题下有几篇贴子,而后把讨论主题的名字和地址列出来。同时也会把活跃主题的情况汇总一下。这种模式是提醒你那些主题,而没有将具体的每条新信息给展示出来。 4、No Email:不采用电子邮件订阅 这是最低干扰度的订阅模式——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订阅,这是最高门槛的参与模式——因为你需要专门登陆到Google Groups去使用这个界面。换句话说,如果你使用桌面的电子邮件客户端软件,而且使用No Email模式来参与某个邮件韬讨论组的话,那么你如果想知道邮件讨论组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专门登陆到http://groups.google.com那里,才能浏览讨论主题和回复,以及创建新主题等等。 如果你使用Web界面的Gmail,同样,你也需要将界面切换到你自己的Google Groups个人页面去(因为Google Groups和Gmail使用相同的登录帐号,所以你登录Gmail之后就可以直接转到你自己的Groups个人页面)。 • 小容的Google Groups接收设置...

邮件讨论组之七: 盘点你的Google邮件讨论组 0

邮件讨论组之七: 盘点你的Google邮件讨论组

这篇贴子是《成群结对》系列中的一部分,想要回顾过往文章,请直接看《成群结对》专题页面。现在所讨论的“电子邮件讨论组”是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分。 上次小容在贴子里建议校园社团使用Google邮件讨论组来进行活动沟通和社团管理,同时简要介绍了Google邮件组的一些设置情况。 今天小容会来回顾自己使用Google邮件讨论的情况。Google提供了完整的统计数据,所以,把这些数据贴图出来就好了:) 如果你有兴趣,也可以盘点一下你的Google邮件讨论组,trackback过来。 • 总体情况 自2005年4月开始使用Google邮件讨论组,已经使用三周年了。参加53个小组,在29个小组中发过贴子,全部发贴量为647次。发贴量最高的时间点是在2006年9月,那个月发贴44次。大部分月份发贴量都在15次以上,大约是每2天1次。会员级别,5颗星。 • 担任创建者的小组 担任5个小组的创建者,其中820名成员的小组是One 2 Many的邮件列表,只是传送信息给订阅的会员,小容有权利给会员发送信息,会员没有权利发送信息给整个邮件组。其余4个邮件组都是Many 2 Many的,每个成员都可以向整个邮件组发送信息。其中成员最少只有2个人,显然小容创建这个小组之后就将它忘记了。拥有19名成员的邮件组很特别,其中很多成员不是很熟练地使用网络工具,但是却是小容在现实生活中重要的联系群体。 • 担任管理员的小组 除了5个邮件组的创建者外,小容还是7个邮件组的管理员之一。其实,每个邮件组都可以有多名创建者和管理员。 其中2个邮件组的成员超过300人以上,4个邮件组的成员在10人及10人以下。实际上, 成员少的4个邮件组基本上处于荒废的状态,而成员多的3个邮件组近期的交流也不是很活跃。 • 未担任管理员的小组 上面20个中,成员数量为238517和225386的2个邮件讨论组是关于Google产品的英文讨论组,所以成员数量显得特别奇怪。 后面两张图的表格中,第一列的数据为新贴子,第二列的数据为成员数量。 系列回顾: 《成群结对:形形色色的网络、群体和个体》 前文回顾: 《邮件讨论组之一:本地工作与远程工作》 《邮件讨论组之二:几个关键影响因素》 《邮件讨论组之三:几个关键影响因素(续)》 《邮件讨论组之四:半虚半实的IPO项目邮件讨论组》 《邮件讨论组之五:IPO工作组的项目管理诀窍》 《邮件讨论组之六:为校园活动创建邮件讨论组》 [ viagra...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