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智花园(2016)

每一个智者都有一个自己的心智花园,青年智者们,你们的心智花园在哪里?

2016年2月18日,我在[新工作观]微信群即兴分享了关于[个人学习部落]与[心智花园]的思考,2月21日我发邮件给一些群友,提供了当时发言的一些附注。

这篇帖子展示当时的即兴分享和附注,我没有做任何编辑和修改,保持原貌,以此纪念[心智花园]这个心智隐喻的诞生。

即兴发言

————— 2016-2-18 —————

Oliver Ding 8:56 PM
说一下关于【学习部落】的情况。刚好在邮箱里看到之前和朋友的交流:

我倾向于从网络科学的角度来探讨【学习部落】,把它简化为【学习部落=你+学友+导师】这个定义,然后把具体的三个行动倡议:

1)、联结导师和学友;
2)、加入实践社群和兴趣社群;
3)、开展社会化学习活动

这三个作为第二层的子概念,归属于【如何善用学习部落的具体手段】。‍

Oliver Ding 8:57 PM
熟悉我的朋友知道,我做的一些思考都是基于成人学习,我没有把K12以及正规学校的教育作为自己的兴趣。这是【学习部落】概念的背景。

Oliver Ding 8:58 PM
我在《个人学习部落》中对这个概念做了一些详细的阐述,包括一些既定的前提。例如:家庭、学校和企业是我们大部分人依赖的外部学习环境。我们的大部分生涯都在这三个环境中进行。

Oliver Ding 8:58 PM
少数天资聪慧及自我控制能力强的人,他们能够掌握自主学习的方法,不需要依赖外部学习环境,也可以学有所成。这些自主学习者,自己选择学习的材料,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吸收人类的文明智慧。

Oliver Ding 8:59 PM
大部分自控能力差的人,却得依赖于外部学习环境来获得不断成长的动力。对这些人来说,家庭、学校和企业对他们的成长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Oliver Ding 8:59 PM
然而,大量的学校和企业离好的学习环境还有相当的距离。好学校总是少数,坏学校则不胜枚举。企业也同样,能够为员工提供良好的个人成长环境的企业凤毛麒角,不够好的企业比比皆是。

Oliver Ding 9:00 PM
然后,我写了一段后来引起很多误导的文字:【如果我们不能在好的学校学习、不能在好的公司工作,我们该如何自力更生,打造自己的学习环境?答案是通过网络抱团学习,打造自己的学习部落。一个人孤单地努力,不如借助便利的网络工具,找到志同道合的学友,结成彼此互助的学习社群。】

Oliver Ding 9:02 PM
这段文字其实没有准确地表达我的初衷,当然,我不断在思考这个议题,陆续在调整自己的思考。很多后续的更新的思考,没有反映在这个文档上。大家都误导在于:抱团学习。

Oliver Ding 9:04 PM
后来我很快就做了修正,在表述上做了一些调整。这是后来在邮件里和朋友讨论时写的:我把它简化为【学习部落=你+学友+导师】这个定义。所以,它不是学校。在你的学习部落中的活动,也和学校的学习活动不一样,我把它叫做社会化学习活动。

Oliver Ding 9:05 PM
这个概念有些让人误导的地方在于,人们简单地把它等同于网络学习社群。实际上,我是通过这个概念在【个体】和【学习社群】中间,增加一个新的层次【个人学习部落】,它只针对有限的少数几个人:学友和导师。

Oliver Ding 9:07 PM
大部分人只注重我们在公开的学习社群中的互动,而忽略了与导师和学友的私下互动。这是我在个人学习部落中特别强调的地方,因为与少数导师及学友的私下交流,可以完成很多公开场合无法做的互动。

Oliver Ding 9:10 PM
@keledoll 我把【学习部落】这个概念放在社会化学习这个大的范畴来思考,显然社会化学习只是从学习角度去看待人类的互动交互。对于成人而言,学习与社交是无法分开的。正如我在讨论学习自传时说,学习自传和职业自传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Oliver Ding 9:11 PM
如果你去看温格的实践社群理论,他说怎么定义学习的呢?在情境学习中,他们的结论是【学习=合法的边缘性参与】(附注1,2)。

Oliver Ding 9:16 PM
他后来的实践社群理论,主要包括四大维度:实践、身份、意义、社群。他是非常强调身份建构的。他的源头实际上可以追溯到维果茨基的社会-文化理论 (附注3,4)。

Oliver Ding 9:18 PM
这个实践社群理论发展了二十几年,现在发展到了实践图景这个阶段,强调跨社群的活动,强调多身份。这个方向是在往上走,继续增加一个新的环境层次。对比而言,【个人学习部落】是往下走,也是在增加一个新的环境层次(附注5)。

Oliver Ding 9:20 PM
如果我们把个人信息架构也作为个人学习环境,那么,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丰富的多层次的动态的学习环境。用这样的视角再来看学校,就会觉得学校只是众多层次的学习环境的其中一种学习环境。

Oliver Ding 9:24 PM
这是我最近梳理这些理论和现象的心得,我把它归结为一句话【社会化学习的解释水平】,熟悉社会心理学的朋友会看出,我这句话的灵感来自威廉·杜瓦斯(WillemDoise)的《社会心理学的解释水平》书名(附注6)。

Oliver Ding 9:25 PM
解锁学习环境的意义,如同解锁社会钟的意义,一个是对空间的突破,一个是对时间的突破。

Oliver Ding 9:26 PM
过去我讨论【社会钟】这个概念,更多的是放在工作这个场景中讨论。对于成人而言,学习和工作是一体两面,学习是为工作服务的,工作是创造价值的手段。

Oliver Ding 9:29 PM
过去我的主要出发点和思考聚焦于【善用网络】,这几年基本上是围绕【学习部落】和【社会钟】这两个轴线在发展一些东西。时间轴和空间轴,建构出心智时空。它描绘出我们学习、协作、创造的运动路径。

Oliver Ding 9:32 PM
人类的心智时空就像夜空中浩瀚银河,每一个星星都闪耀着智慧的光芒。而我们则是暗夜里迷路的孩子,我们的心智时空非常渺小,黯淡而脆弱。走在夜路上,不知左边是墙,右边是沟,仰望星空的孩子,依然想要伸手摘星(附注7,8)。

Oliver Ding 9:35 PM
我们从一个心智时空的状态,移动到另一个心智时空的状态,这些节点联结在一起,构成我们的学习路径,描绘出我们的成长之旅。在漫长的旅程中,我们时而迷路,而是转向,时而退缩,时而高歌猛进。

Oliver Ding 9:38 PM
如果我们幸运,在某时某刻,某个天使带领我们来到一个智者汇聚的花园,那么在长期的交互中,这个花园和智者就构成了一个群体心智时空。这样的花园,曾经出现在以前的维也纳,曾经出现在以前的巴黎,如今,它们出现我们在的手机屏幕里 (附注9,10)。

Oliver Ding 9:40 PM
对于爱因斯坦来说,他的心智花园名字叫做“不朽的奥林匹亚学院”。

Oliver Ding 9:40 PM
【爱因斯坦1900年毕业于苏黎世综合技术学院,该校被认为是当时欧洲最好的学校之一。爱因斯坦进这所学校也不顺利,第一次投考不幸名落孙山,他不得不进入瑞士的一所补习学校(那时就有“高考复习班”了呢),1897年他才如愿以偿。在大学里,爱因斯坦很快就和女同学米列娃堕入情网。米列娃生于奥匈帝国的官宦之家,从小就有才女的声望,爱因斯坦和她珠胎暗结,她不得不回到父母家生下了孩子(一个女儿,可能不久就夭折了),这使她未能通过毕业考试,当然也就无法得到文凭——这是一个典型的女大学生“早恋”并婚前怀孕而导致学业失败的悲惨故事。】

Oliver Ding 9:41 PM
【名校毕业文凭并未能让爱因斯坦求职顺利,他到处打零工,晃荡了两年功夫,直到1902年6月,经一位同学的父亲推荐,才在伯尔尼专利局获得一份三级技术鉴定员的工作,年薪3500法郎。任务是鉴定新发明的各种仪器,其中主要是机电产品。1903年他和米列娃结了婚。因米列娃没有文凭,无法找到工作,次年长子汉斯又出生了,相当沉重的家庭负担,使得这位专利局的年轻职员那几年的生活看起来颇有点潦倒落魄。】

Oliver Ding 9:41 PM
【一个专利局的小职员,当然没有机会与当时的主流科学家来往。爱因斯坦在伯尔尼只有几个青年朋友,最重要的是哈比希特(Habicht)和索洛文(Solovine),还有哈比希特的一个小弟弟。这一小群年轻人经常在工余和课后聚首,一起散步,或在寓所一起阅读、座谈。他们研读的哲学和科学著作有:斯宾诺莎、休谟的著作,马赫、阿芬那留斯、毕尔生的著作,安培的《科学的哲学经验》,物理学家亥姆霍兹的文章,数学家黎曼的著名演讲《论作为几何学基础的假设》,戴德金、克利福德的数学论文,彭加勒的《科学和假设》,等等。他们也不“重理轻文”——他们还一起读过古希腊悲剧作家索福克勒斯的《安提戈涅》、拉辛的作品、狄更斯的《圣诞故事》、塞万提斯的《唐·吉诃德》,以及世界文学中许多别的代表作品。】

Oliver Ding 9:41 PM
【一起阅读的乐趣在于思想的交流,这群年轻人被这种乐趣迷住了,虽然清贫,但是他们充实而幸福,感到“欢乐的贫困是最美好的事”。他们将这难忘的几年命名为“不朽的奥林匹亚学院”。】
(附注11)。

Oliver Ding 9:47 PM
对于法国诗人马拉梅来说,这样的心智花园叫做【星期二聚会(mardis)】。

Oliver Ding 9:47 PM
【在学生时代,马拉梅受到一位年轻教师艾玛纽的鼓励,开始写作,1862年就在《艺术家》杂志发表诗作。1866年第一卷《当代巴拿斯》诗选收录了他的诗作十首。当诗人任教于亚威农中学时,与南方奥克语言大诗人鲁马尼尔同事,同时与米斯特哈及奥巴纳尔所主持的诗社[费利波希吉社]来往密切,马拉梅以后诗观的改变,受此影响不小。】

Oliver Ding 9:47 PM
【等到诗人回到巴黎后,马拉梅的名声藉着他献身于评论,与当时的几位诗人建立了友谊,像魏崙,叶荷狄亚、孟岱司(叶荷狄亚女婿)。透过这些朋友,他认识了更多艺术界的工作者,像画家莫奈就是他最亲密的朋友,此外,罗丹、高更、魏斯勒(美国画家)等人认识他进而尊敬他。】

Oliver Ding 9:48 PM
【1880年以后,他在罗马街五号的住宅逐渐地成为文人聚会的地方。1884年出版的两本书,使得马拉梅的声望如日中天,这两本书是:魏崙的《恶魔诗人集》和尤斯曼的小说《叛逆》。从此,罗马街的【星期二聚会(mardis)】成为更多文人及艺术家的沙龙,亦形成了[象征主义]的新思潮。】

Oliver Ding 9:48 PM
【[星期二聚会]的座中常客有:康恩、梅希尔莫黑亚、何尼亚、葛利范以及比利时人罗丹巴克等人。年轻一代以后享誉世界文坛,有纪德与梵乐希。他们每个星期二晚上准时到马拉梅住宅,静静地聆听长达三小时的讲演,他们吸收这位大师的文学观点、艺术问题,深深受到影响,终于绽开璀璨的[象征主义]文学的奇葩。这个文艺沙龙共计维持了十八年直到诗人离世。】
(附注12)。

Oliver Ding 9:51 PM
对于信息架构师Richard Wurman来说,这样的心智花园叫做【TED】。对于约翰.布罗克曼来说,这样的心智花园叫做【edge.org】(附注13,14)。

Oliver Ding 9:54 PM
对于乔布斯来说,connecting the dots或许是他自己的秘密旅程。我宁愿选择将这样的学习路径开放,让每一个逗留的节点,都处于一个心智花园。当我们年迈体衰,即使我们不能拥有成功与荣耀,我们还可以欣慰于一路走来,与群体一起成长的快乐。

事后备注

1. 情境学习理论
2. 《情境学习

在莱夫和温格1991年出版的代表作《情境学习:合法的边缘参与》(Situated Learning: legitimate peripheral participation)这本书中,他们提出了三个核心概念:

一是实践共同体(community of practice),它所指的是由从事实际工作的人们组成的“圈子”,而新来者将进入这个圈子并试图从中获得这个圈子中的社会文化实践。

二是合法的边缘性参与(legitimate peripheral participation),这一蹩脚的短语有三重意思:所谓合法,是指实践共同体中的各方都愿意接受新来的不够资格的人成为共同体中的一员;所谓边缘,是指学习者开始只能围绕重要的成员转,做一些外围的工作,然后随着技能的增长,才被允许做重要的工作,进入圈子的核心;所谓参与,是指在实际的工作参与中,在做中学习知识,因为知识是存在于实践共同体的实践中,而不是书本中。

第三个核心概念是学徒制(apprenticeship),也就是采用师傅带徒弟的方法进行学习。

3. 实践社群
4.《实践社群

【美国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的管理学家简·拉夫和美国学习研究所(1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Learning)前管理顾问艾铁尼·C.温格从实践与社群这两种角度,阐明了这种同时发生的工作、学习与交流行为。按照他们的观点,学习是一种实践,需要成为该实践社群的一名成员,从而得以从内部理解该群体的工作以及它的交流。

这种学习活动,不仅在车间现场,而且在教育的所有领域和所有层次,都能见到。管理学者也同科学家、律师、医师和建筑师一样,在经历了数载课堂学习后,都要在与同行前辈们的相处中提高专业水平并发展知识。他们由此形成了一个能够产生、分享和利用只有内行才懂的高深知识的学习群体。】

我看到书是英文版的Communities of Practice: Learning, Meaning and Identity
豆瓣上有《实践社团-学习型组织知识管理指南》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本。。。

特别提醒:实践社群这个概念需要区分成两种,一种是学术意义上的,就是温格最早发展出来的。另一个实践意义上的,这个概念后来被很多实务研究者引入实践领域,尤其是知识管理领域,在企业学习中推广,逐渐偏实务导向。

5. 《实践图景》

Learning in Landscapes of Practice: Boundaries, identity, and knowledgeability in practice-based learning

这本书比较新,貌似还没有引进中文版。

6. 《社会心理学的解释水平

这本书对社会心理学解释的本质进行了研究,概括了四种分析水平:个体内水平、人际水平、社会位置水平以及意识形态水平。水平也可以理解为层次,一个又一个层次。

7. 【左边是墙,右边是沟】

【左边是墙,右边是沟】典故出自古尔德《生命的状阔》一书。这是古尔德在书中的一个思想实验醉汉走路,以此来比喻概率分布曲线对于进化的启示。该书的核心观点是反对【进化就意味着进步】。

左邊是牆,右邊是水溝。如果有足夠的時間,這名醉漢最後一定會掉到水溝裡。很明顯的,因為醉漢走路雖然是隨機的(暗喻生命演化是隨機),但每次碰到左邊的牆壁時,自然就會往開放的空間移動,最後便會掉進水溝。透過這個例子,作者要說的是:

醉漢每次都會掉進水溝,然而他的動作並不蘊含朝向毀滅的趨勢。同理,生物的平均值或是極端的例子,在對演化沒有任何好處時,也一樣會朝特定方向前進。 (p.167)

也就是說,生物的演化也有左牆的限制,導致許多物種要麼停留在左牆附近,要麼就朝另一個方向演化--進步的方向。但這個演化的移動方向仍是隨機的,而非全面性的進步趨勢。若這點成立,前面所說的達爾文「天擇說」的矛盾也就說得通了。

http://huan-lin.blogspot.com/2010/09/blog-post_12.html

8. 【伸手摘星】

【伸手摘星】典出知名广告传播公司李奥贝纳的创始人李奥贝纳的名言,参考我多年前的旧文

李奥贝纳以”伸手摘星””Reaching for the Stars”的精神著称以世。

李奥贝纳说:”When you reach for the stars you may not quite get one ,but you won’t come up with a handful of mud either.”–伸手摘星,即使途劳无功,也不致一手污泥。

在李奥贝纳流传于世的一百句金玉良语中,我们还可以看到这样的热情话语:

“Reaching for the Stars’ may sound a little naive, but it is a thought in which I passionately believe; and maybe the world could use a little more naivete of that kind. It is this spirit (Reaching for the Stars) which I think has made many of us work long hours, which makes us carry the thought of our work with us wherever we go, which makes us lay aside good work for better work..”

–“伸手摘星”可能听起来有些天真,但却是我一个热情信念;也许这个世界真该多一点这样的浪漫。我想正是伸手摘星的精神,让我们很多人长时间地工作奋战。不论到哪,让作品充分表现这个精神,并且驱使我们放弃佳作,只求杰作。

他的传记的中文版,干脆就是以《摘星的人》为书名。

9. 【以前的维也纳】

【以前的维也纳】说的是1900年代的维也纳。获得诺贝尔奖的神经科学牛人Eric R. Kandel写了一本很厚的书 The Age of Insight: The Quest to Understand the Unconscious in Art, Mind, and Brain, from Vienna 1900 to the Present

他在书中讨论1900年代维也纳的知识分子的圈子,艺术、科学、心理学、医学几个领域当时如何从一小撮人互相影响而发展起来,最后对现在依然带来巨大影响。融入了很多艺术史、神经科学、认知科学的解读。

这本书太厚,600多页,涉及主题庞杂,我只读前面一些章节:

这一部分首先介绍了1900年前后维也纳的社会文化思潮(第1章)和维也纳学派医学(第2章)&精神病学(第4章)的成就。第3章描写了知识分子圈子内活跃的思想交流。

参考这则豆瓣书评

10. 【以前的巴黎】

【以前的巴黎】关于巴黎的文化沙龙、咖啡馆现象有许多书籍论述。我了解到的一些信息:

伟大创意的诞生》一书对巴黎的讨论文化氛围对于创新的影响有很多描述。

出版于2003年代《梦想社会》书摘:

【目前,在法国,约有50个所谓的“哲学酒吧”——一个哲学家提出问题供大家探讨,然后主持随之而来的讨论。话题包括善与恶的关系、什么是永恒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这种讨论采取对话的形式,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很自然,这种想法源于法国,因为法国拥有令人骄傲的哲学传统:一种渊远流长的亲和力表现形式,深深植根于国民传统之中。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重拾这种传统,拂去尘埃并加以推广。

在过去的工业社会里,法国人把开矿采煤视为头等财富来源;而在梦想社会中,相应的财富来源是故事。我们猜测,在2000年以前,世界各大城市将出现1000多所这种哲学酒吧。伴随着我们为什么被赋予生命、生命结束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话题,食品饮料被销售一空。】

我在开智微信群/新工作观群也分享过类似书摘:

————— 2015-12-7 —————

Oliver Ding 9:07 AM

刚刚读完《社会表征》第一遍,启发很多,读懂不易,要达到与作者共鸣的程度,需要去读很多其他学者的书籍,例如涂尔干、列维.布留尔、维果茨基、皮亚杰、霍尔顿。对【常识】有了很多新的认识,意外地发现作者也为【分类】提供了很好的解读。如果对【创新如何传播】这个议题感兴趣的朋友,建议深度研读这本书。

分享几则精彩的书摘:第39页:

[在交互的社会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平等和自由的个体集合,集体规定人人都有发言权,并且这种权利受到集体的保护。因此,没有一个成员被认为可以独占一项特长,每个人都能够获得环境所要求的任何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讲,19世纪人人都扮演了警句妙语里的负责任的“业余爱好者”或者是“好奇的观察者”这些角色。]

[在很多公共场合都能看到这些业余的政治家、医生、教育家、社会学家、天文学家等都在表达他们的观点,传播他们的思想以及制定法律。这种事情还需要特定的同谋,即语言的习俗、不能提及的问题、能或不能被忽略的话题都隶属其中。]

[今天,这些世界以倶乐部、协会和咖啡馆的形式出现,正如它们过去是以“沙龙”和学院的形式出现一样。正在逐渐消失的谈话艺术使它们繁荣,也是促进它们发展和增强社会关系的原动力,否则社会关系会退化。从长远来看,谈话产生了稳定性和重复性的交点,即谈话双方的意义的集合体。这种艺术的规则性包含了含混性和习俗性的全部集合,没有它,社会生活也就不复存在了。这些规则能够使人们共享那些公认的和彼此接受的、含蓄的表象和思想。思维被张扬性地表达出来,它变成了一种噪声和公共活动,在传达每位成员所要求的思维特征的同时也满足了谈话的需要,因而也就维持和巩固了集体。]

[如果我们能够做到思先于言且言而助于思的话,那么我们说话也是为了给谈话的内部压力提供一个醒目的现实,我们通过谈话并且在谈话之中与他人达成某种一致。]

Oliver Ding 9:13 AM

摘录了这段话之后,深有感触,立即想到【开智社群】一年来运用创新的移动媒体,聚集全球华人精英,交换智慧,开智对谈,思考者和行动者,共冶一炉。这种景象,估计是作者无法预料到的。混合媒体创造了很多全新的沟通、联结的可能,正在重塑科学、常识、文化等等各类智慧元素的边界与演化速度。

最近我用【群体知识】来概括一个议题,用来考察例如微信群里知识交流,这类发生与群体内部,介于规范知识与模糊知识之间混合地带的信息交流、知识转化活动。

例如一个偶尔碰撞出的想法、一次偶然践行的模式、一个言语的火花,如何在群体内部的公共空间,即兴诞生,又如何在同侪支持与同侪压力之下,获得反馈刺激,获得协奏,从模糊的原创的领悟,逐渐明晰,发展为正式的可重用的知识。

这种群体环境如何自动化地推动个人的思考和探索,不需要强行的刻意的规划,群体环境就会在恰到好处地,在合适时机,自动诞生一些邀约与反馈,引导你朝着你期望的方向前行。

11. 爱因斯坦的“不朽的奥林匹亚学院”

这部分摘自《爱因斯坦奇迹年:一个针对今天的教训

12. 马拉梅

这部分引用自《法国诗人二十家

13. Richard Wurman

14. Edge.or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