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信:如何与故乡的Local Changemaker同行?

这是一封2013年1月写给 @kayie 的开放信,最早发布在新四年网站上,@kayie 在豆瓣上转载了一下。

2012年底/2013年初,我通过新四年项目推动大爱寒假开放倡议传播活动。@Kayie_YR 关于大爱寒假的后续效应有些疑问,我就写了这封开放信回复她。我在开放信中说:

“不做任何事情”和“100%返乡”是两个极端。这两者中间存在一个频谱,中间有很多路径可以选择。

如果我们有足够好的创意,就可以在两难选择中拓展出中间道路。“乐在此乡”和“大爱故乡”不会矛盾。善用网络,我们可以设计出很多创意,联结此乡的当下生活和故乡的有志青年。

这封回复也可以看成是过去几年我自己通过网络参与中国大陆青年公益的回顾。

@Kayie_YR的来信

Hello,新四年君!

最近看到你們發起的“大愛寒假”,真心無比激動。因為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去年急急忙忙在汕頭做了一次真人圖書,也是因為希望能夠給汕頭地區帶來一些活躍的氣氛。可是,如果真的想為家鄉做點什麽,我覺得不是靠一次兩次的event就可以完事,也不只是單靠這批在外求學或工作的青年就可以完事。

最重要的是: 怎樣去跟那些長期留在家鄉的人鏈接起來。可是我還是不是非常清楚可以怎麼做。是否有什麽案例或者什麽建議呢?

@Kayie_YR

charity_teochew_580

Oliver Ding的回复

Hi Kayie,

感谢给新四年来信。想必你已经看过我前些日子的Local Changemaker概念解读信息图。在异乡的朋友,如何与故乡的Local Changemaker同行?我一直以来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当我们在外地求学找工,乃至娶妻生子,甚或远渡重洋,在他乡安家乐业经年之后,我们的生活和故乡的朋友逐渐失去交集。我们该怎样继续维系故乡的亲情友情,怎样将这种关爱升华成服务当地社群的博大之爱?

你的耐心是一种资本

当我们走出故乡很远,回头看时,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如果让故乡和我们一起同步,追赶上急速变化的时代,那么我们首先需要的是耐心。

我去年回到故乡建阳探亲时,曾经探访慢兮咖啡,后来在日志中写道:

在固有的青年消费理念和社会观念,她成为特立独行的少数派。本地青年觉得他们的生活方式已经定型,不能理解为何他们需要这种新鲜的东西。与本地社群的这种隔阂,也给她带来一些困惑和挑战。

我建议Ronnie给自己更多的时间,改变并非一日之功,Local Changemaker需要打持久战。返乡青年有自己的独特优势,首先可以扮演一个联结者的角色。把本地青年联结在一起,把本地青年和外地青年联结在一起。

要让缺乏公共分享基础的城市逐渐培育出公开分享的文化氛围,Local Changemaker需要坚持,勇气和智慧。

改变不会一夜之间发生。你可以把自己想像成故乡的天使投资者,所有的投资都不可能在短期兑现,成功的投资者都需要耐心。

这今天我在关注在香港举行的MaD2013大会,我看到微博上有人在分享开幕演讲的片段。来自台湾的公益平台文化基金会主席严长寿先生说:

城乡差距越来越大,没有年轻人的村庄,没有精神,没有未来,如何让年轻人留下,为原住民打造一条永续的归乡路?蹲下身来倾听他们,根据需求提供条件,和他们一起建设,最终通过外界的力量帮他们建立起在地人的文化尊严。

他还说,“改变城乡之间的距离需要两个条件:文化的锤炼和时间的积累,一个都不能少。”

等待改变的来临,我们需要多少时间呢?1年,4年,10年?多年前,我听到宋新宇博士说,“许多人高估一年可以做到的事情,而低估十年可以做到的事情。” 想一想从2008年到2012年这四年期间,TED在中国的传播。或许你会领悟长周期时间跨度的意义。

你的创意是一种资本

当我们可以从长记议,我们就可以不断试错,发挥我们的创意,尝试找到可行的行动计划。假以时日,这些创意会汇聚在一起,如同珍珠串成美丽的项链。

去年5月我去哈佛大学参加中国教育论坛的年会活动,在公益教育项目展示点评环节,东西网的赵嘉敏先生问起当天在场的项目团队成员,问她们是准备返回中国,还是留在美国。这个问题对于所有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来说都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不做任何事情”和“100%返乡”是两个极端。我觉得这两者中间存在一个频谱,中间有很多路径可以选择。如果我们有足够好的创意,就可以在两难选择中拓展出中间道路。

“乐业此乡”和“大爱故乡”不会矛盾。善用网络,我们可以设计出很多创意,联结此乡的当下生活和故乡的有志青年。

例如,大爱寒假,双城会 ,开源故乡,Charity:Wuyi, TEDx50概念策展活动

你或许可以通过一次TEDxShantou (TEDx汕头)的概念策展活动,让大家一起来挖掘和推荐汕头的平民英雄和Local Changemaker。然后,你可以联结到他们,给他们鼓励,为他们提供支持,和他们合作。你并需要真的去组织一场TEDx活动,但是可以纸上谈兵,按照TEDx的策展方式,来找到一些合资格的潜在演讲者。

只要你能找到1名当地的Local Changemaker,联结到这个人。就可以通过这个人联结到当地的整个网络。

如果当地的青年网络不够开放和发达,这名Local Changemaker势单力薄,你可以发展一些创意性的解决方案。例如,设立”双城会x旅行奖学金”,邀请当地青年走出来去异地旅行,去参加黄油青年会议,去参加MaD,去看看世界,去沙发冲浪,和各地的积极青年交流。

你的技能是一种资本

多次短期效应的创意传播活动,可以达成量变到质变的效果。如果你想要长期深入这场运动,你或许可以参照Charity:Wuyi的概念,发起Charity:Teochew (大爱潮汕),把它作为一个长期运作的平台。

上周我在休斯顿的中国城理发,这位理发师是华裔潮汕人,幼年出生在泰国,后来移居美国。我和她聊起以前在广州旅行的故事,我去参观广东省博物馆,对于那里的潮汕木雕印象非常深刻。

我对潮汕知之甚少,但我知道这是文化资产非常丰厚的区域。明清以来也有海外移居的传统。正如我们最近在讨论青年校友会的创新,传统的老乡会也需要创新。如何让遍布世界各地的新一代潮汕青年,通过社交网络,便利地交换各自的思想,凝聚正能量,将潮汕地区的文化资产发扬光大,帮助当地青年联结世界。

要驾驭这样巨大的挑战,需要很多技能。这个挑战,也许会刺激你去学习更多的知识,学习更多的技能。我曾经和舟山青年创意聚会的朋友说,“如果你们能建立一个创意青年团队,把视频拍摄和剪辑,会议策划和组织,网络媒体传播,视觉设计等等这些方面的优秀人才聚集起来,未来就会有很多可能激发出来。”

你现在所拥有的知识和技能,以及将要学会的知识和技能,都可以成为一笔宝贵的天使资本,你投资给你的故乡,然后回报你快速的个人成长。

投资回报:成长为一名Global Changemaker

最后我们来算算这笔天使投资的幸福账。你投资了耐心,创意和技能。或许还包括时间,金钱,社会资本等其它资源。那么,投资回报是什么呢?

如果你和故乡的Local Changemaker一起同行,经年之后,你和你的同伴或许会成长为社会企业家,或许会成长为文化人类学家,或许会成长为内容集展专家,或许会成长为创意传播专家,或许会成长为纪录片导演,或许会成长为社会化旅游专家……

当你以全局/全球(Global)的角度来看待在故乡发生的事情,遇到的挑战,激发的创意。当你把经验和思考,应用到和你故乡类似的其它地区。当你穿透地域的表层,深入事物的本质,你会发现,自己正在成长为一名Global Changemaker的路上。

后续思考

虽然这封信是回复kayie的,写完之后,我却发现,这封信也是写给我自己的。我在2013年底回顾了这封信,在写《大爱故乡+乐在此乡=Charity:Everywhere》时拓展了一些思考,把当时的一部分内容转过来。

大爱故乡+乐在此乡

我在TONY的帖子《重新发现故乡》那里留了评论:

其实 #大爱故乡# 和 #乐在此乡# 是普遍适用的。我的故乡是建阳,出国前此乡是福州。当我在福州生活居住时,我也乐于为福州做一些小贡献,成为一个Local Changemaker。对于留守青年来说,故乡=此乡,乐在此乡就好了。针对留守青年,返乡青年(海归青年),迁徙青年,我们需要多个方案联结彼此。

迁徙青年需要去学会乐在此乡,变身为当地的Local Changemaker,融入在地的社群。

返乡青年(海归青年)需要友善地联结世界和在地,把在外部世界学习到的智慧和技能,因地制宜地运用于在地创新。

留守青年需要开放自己的视野和心胸,乐于拥抱新观念,学习新知识,挖掘本地优势,寻找世界商机。乐在此乡,焕新此乡。

我们通过设计“大爱寒假”,Charity: Wuyi, Charity:Teochew, 开源故乡等各种方案,巧妙地联结这三类青年群体,发挥他们的各自的能量和优势,互补协作。我们也可以对传统的社群组织形式(如:校友会,乡友会,当地民间 社团等)进行创新,让这些过往服务社群的良好初衷,和当今的分享主义文化结合。

出国之后,故乡的范围扩大了,不再局限在建阳和福州,而是变成了母国的概念。过去几年一直通过网络和大陆的一些青年朋友保持联系,参与一些公益项目的实践,也通过这个BLOG来分享一下心得。我继续把自己当成一座桥。践行着大爱故乡的理念。

我的大爱故乡之旅

不论是过去的TEDtoChina, 现在的新四年,以及未来可能出现的Charity:Wuyi / Charity:Teochew 或者其它东西。这些都可以说是“全球思考,本地行动”的具体体现。

TEDtoChina项目带领我去深入思考“集展共用(Curation Commons)”, “开放品牌(Brand Commons)”和网桥文化(Webridge)。

新四年项目带领我去深入思考青年发展、本地创新者、创新校友会和老乡会等等的一系列相关议题,也激励我去思考从Global Freshman到Global Changemaker的路径。

JoinWEE项目带领我去深入思考学习技术、开放行动计划、以及学习部落等一些系列议题,让我得以更专注地反省自己的心智模式和学习历程。

爱因斯坦说,The significant problems we face cannot be solved at the same level of thinking we were at when we created them.

我从04年开始接触网络,这么年的网络实践经历,以及因此延展的视野,让我深切感觉到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一个根本性的变化,网络发展所激发的分享文化,整在变革传统的做事方式,小至个人职业发展,大至区域创新。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