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学习:MOOCs, SOLEs, Peeragogy, Unclass…

这是一个长贴,包括多个视频,多个概念,很多相关背景资料链接,故事,以及实验,信息量很大。你可以把它看成一个线下工作坊的筹备材料。

先看3个对比视频:中国高考誓师大会,TED2013大奖获奖感言,MaD2012大会闭幕演讲。这几个都是关于学习,云时代的学习。然后,我们来讨论一下MOOCs, SOLEs,Peeragogy和Unclass这几个概念。

3月1日:实拍衡水二中2013高考百日誓师大会

衡水二中高考誓师大会 学生宣誓声震天:“为了爹娘,为了自己,拼了”,“目标清华当仁不让,理想北大美梦成真”,“蟾宫折桂决战一三”近日,衡水市二中高考百日誓师大会,学生们开挂了有木有。

@孙小小爱学习:

“真可怕,很无奈。我觉得中国的教育工作者应该多了解Sugata Mitra的思路。给学生一台能上网的电脑,四五个人组成学习小组,大家互相帮助,什么都可以学会。我很希望所有的中学生都知道:考上大学并不是人生的全部。在今天这个信息社会,有台能上网的电脑,一颗想学习的心足矣。”

2月27日:TED2013大奖获得者Dr.Sugata Mitra(苏伽特.米特拉)感言:在云中建一所学校

TED2013大奖颁给Dr.Sugata Mitra(苏伽特.米特拉),他的墙中洞的实验曾经通过TED讲台传遍了世界。这次他带来SOLEs(自组织学习环境) 的概念: Self Organized Learning Environments (SOLE) (你可以在这里下载整个SOLEs的指南)。

苏伽特感言:网络化的时代,我们需要学校,但不是工厂式的学校,要像云那样。孩子们会帮助我们探索一系列基于“云”的东西,以及自我指导学习的可扩展的方法。

网友评论:

“当那个女孩说’get on with it’,思考了一会就被感动了,这是多么伟大啊,这个小女孩即将自学成才,不用老师教,不用进学校,你只要给她资源,她就会去找,她就会去看,她就会去学,如果再给她一台电脑,装上网络,她就能学会专业的拍摄技巧,而她不用上学,甚至学得比学校里的孩子还快。云学校,好创意!好想法!不过,要实现这个想法估计很难,或许需要一些时间,就看被全世界人民接受的程度是怎样的了,但其中的态度还是值得借鉴的,就是鼓励,encouragement,你所要做的就是提供给她足够的资源,然后鼓励他继续做下去,不用你教,不用你安排,她自己就能自学成才。”

MaD创不同2012 | Cathy DAVIDSON:在数码年代的新学习模式

Cathy DAVIDSON教授深明学习不应拘泥于单一形式。从担任杜克大学跨学科研究的教务长开始,她已参与创立了不少实验性的崭新课程;加上在获得博士学位后才发现患有读写障碍,种种经歷让她洞悉在数码时代教育模式创新的可能性──她认为网络连接(connectivity)、公众外包(crowdsourcing)和多任务处理(multitasking)的是在数码时代长大的一代独有的认知能力,藉此发起了一系列教育创新,包括以iPod作为教学工具的实验计划。她亦是一个探索数码年代新学习方式的创新者网络HASTAC(即Humanities, Art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dvanced Collaboratory)的合办人之一,并定期撰写有关新媒体、学习方式及创新的网誌。

从MOOCs到SOLEs

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有大陆的朋友翻译为“慕课”。这个词语在2012年成为网络创新领域的热门词汇之一。可以说2012年是MOOC年当之无愧。MOOC的设计和课堂参与类似于学院和大学课堂,但MOOC一般不会像在校付费的学生那样要求学分。尽管如此,学习的奖励可能通过证书来证明。MOOC的Massive大规模是针对传统课堂而言,许多传统课堂针对于一小群学生对应一位老师,但MOOC里的“大规模”课堂是针对于不确定的参与者而言来设计。成功而知名的MOOC课程可以吸引全世界成千上万的学习者参与。

“2012年,Coursera、Udacity、edX三大课程提供商的兴起,给更多的学生提供了系统学习的可能。与课程难度仅限于中学水平的“可汗学院”不同,三大平台的课程全部针对高等教育,并且像真正的大学一样,有一套自己的学习管理系统。

重要的是,它们的课程都是完全免费的。Coursera意为“课程的时代”,由斯坦福大学的两名教授创办,注册学生有三分之二来自海外,其中约4%来自中国;edX则由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学于2012年5月联合发布。”

上面两段是来自《中国青年报》的相关报道

目前主流的MOOC看起来更像是传统大学的一个翻版。去年我曾经说过,比起MOOC来说,更凶猛的是,通过网络自我组团,创建学习研究小组,不仅学习现有知识,而且致力探索未知领域,开发创造新的知识概念。

最早研究和实践MOOC的一群人中的George Siemens在2012年7月25日写了一篇帖子,用xMOOCs和cMOOCs来区分MOOC的两个流派。

…the connectivist MOOCs (cMOOCs?) that I have been involved with since 2008 and the well-financed MOOCs by Coursera and edX (xMOOCS?).

Our MOOC model emphasizes creation, creativity, autonomy, and social networked learning. The Coursera model emphasizes a more traditional learning approach through video presentations and short quizzes and testing. Put another way, cMOOCs focus on knowledge creation and generation whereas xMOOCs focus on knowledge duplication.

这两个流派还差别挺大的,我觉得已经需要用一个新的名词和术语来命名cMOOCs。如果主流媒体和大众已经习惯把MOOCs直接等同于xMOOCs,那么纠结于流派之争,不如创造一个更新的类别。

云时代的教育学习创新还有很多新的可能性,今天我们看到SOLEs概念的诞生,给了我们一个新的想象空间,也让自主学习者有了一个身份和图腾。

SOLEs的概念还是针对8-12岁的儿童学习。在SOLEs指南手册中说到:SOLEs描述这样一种环境,教师和家长鼓励孩子们组织成学习社区,通过提问题,上网找答案,协作互助,拓展视野,学习知识。它有如下的六个基本原则:

1. Children betwen 8 and 12 years old choose their own groups of four and their own questions to explore.
2. Children can look to see what other groups are doing and take that information back to their own group.
3. Kids can move around freely.
4. Kids can change groups at any time.
5. Children can talk with each other and discuss with other groups.
6. Participants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tell their friends what they learned after the SOLE.

强烈推荐对于儿童教育创新感兴趣的朋友,下载SOLEs文档,然后开始在中国大陆推进这个运动,你可以在各个城市举办论坛,招募成员,在各地建设SOLEs,分享你们的故事。

Peeragogy,网络互助学习指南!

我的关注领域不是儿童教育,更倾向于成年学习者,具体而言就是早期成年(新四年人群),和终身学习者(资深工作者)这两个群体。

苏伽特的研究和基于研究洞察开发出来的概念和工具,都是针对8-12岁的儿童学习的,这个概念和工具可以应用到成年学习者吗?

看这两个单词就知道答案了:“pedagogy(教育学)” (teaching children) and “andragogy(成人教育学)” (teaching adults)

霍华德·莱茵戈德(Howard Rheingold)(12)把这两个单词放在一起,组合出一个新的项目名字:Peeragogy。

Peeragogy是一份在线互助学习指南(A Peer Learning Handbook)。这个指南有电子书,纸质书,网站(http://peeragogy.org)三个版本。这个指南采用公共域的版权协议,任何人都可以自由使用。

如果你想要使用数字媒体和网络来进行互助学习,这本书提供了详尽的理论和实践指南,帮助大家更好地进行自组织的互助学习(self-organize peer learning)。这个项目是由志愿者协作进行的。目前可以下载pdf版本,或者直接在线阅读各个部分的内容。

Peeragogy这个指南里也提到了如何组织一个MOOC

Unclass #逃学团#

最后来谈谈我自己最近正在开发的一个概念:Unclass。此前我们用Unclass来作为逃学网的英文名称。

先讲一个我在1月份听到的故事:

依柳和董弈两个人建立了一个互助学习小组,GRE互助小组。她们两个在google doc上建立一个表格,然后写各自每天GRE单词完成的任务,每天一句勉励的话,还有查找时间的漏洞。

婧雯知道这个故事之后,询问她们的具体细节。她准备效仿这个行为,和美怡建立一个互助学习小组,也准备共用一个google calendar。

这个故事给我一个灵感,逃学团!逃学网最近正在寻找一个可以具体执行的开放行动概念,自主建立互助学习小组,这个概念正是一个很好的开放行动创意。

#逃学团# 要做的事情,就是鼓励大家通过网络建立互助学习小组。每个逃学团的人数,可多可少,2人以上就可以组逃学团。每个团的人数限制在10以下,人数越少,互助学习效率越高。

每个逃学团有自己的名字,简化成一个标签。例如我想组建一个学习心理学的逃学团,我把它命名为 #PsyNext

然后大家可以在微博上进行这样的传播:

#逃学团# 之 #PsyNext# 今日更新,请大家看这个关于《青年亲密关系》的资料包:https://www.bagtheweb.com/b/j4WOpk

一个逃学团,要招募多少人,找谁,学哪些东西,找誰做导师,何时开始,何时结束,使用哪些工具和网络平台,阅读哪些参考资源。。。等等,这些全部由自主学习者来自己决定。

关于 MOOC 和 互助学习团 的区别:

- MOOC课程更严谨,更复杂,参与者众

基于著名大学的开放课程的那类MOOC,其实还是离传统大学课程比较近。课程有整套的规范和流程,教程,内容,学习目标,时间进度,等等,其实都是有严格的要求,只是把线下的实体校园的内容搬到线上来。

MOOC的线上社区虽然有学习小组,但大多是基于课程来组建的。果壳网,豆瓣上的MOOC学习小组,也是差不多。

- 互助学习团更自由,更有灵活性,更长尾

自主学习者其实很多时候,是自己来安排想要学习的内容,弄懂某些概念,练习某些技巧,解决某些疑问。很多时候,并不需要采用MOOC那样大学标准规范课程。

PEER LEARNING是正规教育系统里也采用的学习方法之一。自主学习者自然也可以采用PEER LEARNING来促进学习效果。区别在于,如何针对在线环境,合理地使用各类网络工具和社会性分享工具,来获得理想的PEER LEARNING效果。

我在和大家讨论提出逃学团的概念之后,在1月中旬开始做一个实验。我邀请了依柳和董弈,组成了三个人的逃学团。

- 逃学团名称:Social Smart
- 分工:我做导师,依柳和董弈是学员
- 任务: 训练如何善用网络信息,改变行为模式
- 方式:我开发了4周的训练计划,每周执行一个独特设计的网络信息使用范式。她们执行一个范式之后,需要写下一个回顾帖子,对比新的行为范式和过去的行为习惯。
- 工具:我们主要使用BagTheWeb和Gmail。在BagTheWeb上发布课程,执行计划,展示成果等等。在Gmail里每周进行一个会话,讨论该周的问题。

我们在1月份底筹备,2月份开始进行。目前这个实验还在进行中,我们会在全部训练计划结束之后,总结实验收获。

到目前为止我们学习到的几点心得如下:

1.如果一个逃学团有一名导师,效果最佳。那么需要新鲜人+资深人这样的组合。
2.人数少更有利于深度交流。
3.最好参与者事先就通过网络认识,已经建立了信任。这同样是深度交流的基础。
4.导师需要掌握一定的课程、训练计划的技巧。
5.Bag可以用来随意自如地收集各类网络内容资源,轻松开发训练课程,比现有MOOC平台更合适这类互助学习小组。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