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网络,联线建阳,返乡青年如何变身Local Changemaker?

上周因为紧急家事回老家建阳一趟,在离开之际,联络上此前通过CAPE邮件组认识的建阳慢兮咖啡的Ronnie Li,得以见上一面,并引荐认识建阳南北望书店的同仁。

Ronnie在微博上写了一则咖啡馆的故事:

#咖啡馆的故事# 今天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OliverDing ,这位在海外一直关注中国青年的建阳老乡。一回来便来看慢兮。我们谈到小城青年交流、创意青年聚会、谈CAPE和TED。其实这个世界很大,也很小。我们共生共存,相互联接——咖啡馆不仅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个分享平台。我们虽生活在小岛,却不是孤岛。

我们认识的故事,以及当天讨论的话题,有众多的线索,值得记录下来,分享给当天不在场的但被我们提及的一些朋友。

线索一:比六度间隔更小的CAPE的小世界

先说说我们是怎么通过CAPE联结到一起的。

Ronnie Li以前和CAPE的陈露(Action Thinker)通过我学网(开复学生网)认识。

Ronnie Li和Anlan Cai同是建阳一中的,她们是在一次参加夏令营活动在火车上认识的。Ronnie Li是学姐,Anlan Cai是学妹。

Ronnie Li后来离开建阳之后在广州工作,她认识谢昱。谢昱曾经是TEDxYUE的核心成员,后来在做OpenYUE,目前也是CAPE团队成员。

Anlan Cai后来离开建阳到了上海读大学,然后就离开中国到美国继续深造。她有丰富的经历。她在人人网用私人日记写了一组在库克群岛实习的文章,然后用email送给Ronnie Li看。接着,Ronnie Li就把这组文章和Anlan Cai推荐给了CAPE的陈露。现在可以在CAPE网站看到这个专栏《船长国琐记》。

我是CAPE团队和OpenYUE团队的顾问,偶然一次就在CAPE的邮件组里认识了Ronnie Li和Anlan Cai,才发现原来大家都是建阳老乡。

线索二:长尾城市如何善用网络

Ronnie Li有网络营销的工作经历,年中从广州回到建阳,筹备慢兮咖啡馆,目前咖啡馆已经开业3月有余。想不到的是,她居然还是这个blog的早期读者,只是她一直不知道我是建阳人。

我们聊天的第一个话题就是善用网络。我很好奇的是社交网络对于长尾城市的人们有怎么样的帮助。悲观的结论已经在青年志的报告中提及。从Ronnie Li的分享中,倒是可以看到一些积极的趋势。

总体来说,建阳的青年朋友的网络使用习惯,还是偏向娱乐为主,人们尚未将网络作为一个工具,更不用说将它作为一个社会能量加速器来使用。

从个案来说,Ronnie Li讲述她们经营慢兮咖啡馆的故事,倒是体现出社会化媒体在长尾城市的价值,尤其是新浪微博,在传播和联结上,功效甚佳。慢兮咖啡馆在开业前的30天,就通过新浪微博来进行倒计时,每天分享咖啡馆装修,筹备的各项细节。通过新浪微博上的建阳的一些微博帐号的转发,这个咖啡馆很快就在小城里建立了知名度。

Ronnie Li提及建阳青年圈子中的小世界现象,她经常发现来慢兮咖啡馆的客人,经常三三两两就全场都互相熟悉起来。这或许是小城市的特色,因为总体人口规模基数小,那么在某个细分市场的受众,就很密集,六度间隔可能就变成三度间隔。这样口耳相传就显得依然重要,降低了网络传达信息的重要性。

正是这种相对密集的小群体,造成信息视野趋同化和单一化。如果能找到合适的破冰方式,密集的小群体加上社交网络的传播,倒是可以将一些新观念更快地传播渗透到本地。

线索三:返乡青年如何变身Local Changemaker

慢兮的英文名是MERCI,这其实是法文单词【感谢】。Ronnie Li说起她们创办慢兮咖啡的理念,是希望给这个小城市的青年带来一些不同。

建阳现在的确进入海西区的规划,但是相对而言还是缺少青年文化的气氛和群体,这里的人们对文化的概念很薄弱,休闲娱乐还是占据生活的主体。年轻人空闲的时候玩的东西和中年人几乎是一样的:打牌、麻将、K歌、饭局。。咖啡馆有三四家,但是多是本土化了,做了炸扁肉鸡爪什么的,里面的气氛也因为抽烟喝酒而喧嚣。

所以对我而言,做建阳慢兮咖啡的理念就是【感恩·互助·分享】希望在这个小城市可以给年轻人们搭建一个自己的平台,除了满足自己向往的生活方式,也可以与一些有想法的同龄人有更多交流。从而促进各自的心灵成长,这个才是我们最终目标吧!

Ronnie Li曾在广州有多年工作经验,今年返回建阳,准备在武夷地区发展自己的新事业,算是典型的返乡青年。她曾有想把慢兮咖啡逐渐朝青年空间发展的念头,希望在咖啡馆里举办读书会等分享活动。在几个月的经营中,她也感觉到身边的社群压力,在固有的青年消费理念和社会观念,她成为特立独行的少数派。本地青年觉得他们的生活方式已经定型,不能理解为何他们需要这种新鲜的东西。与本地社群的这种隔阂,也给她带来一些困惑和挑战。

我建议Ronnie给自己更多的时间,改变并非一日之功,Local Changemaker需要打持久战。返乡青年有自己的独特优势,首先可以扮演一个联结者的角色。把本地青年联结在一起,把本地青年和外地青年联结在一起。

青年空间和传统的社交空间并不相同,一个咖啡馆如果举行公众性的分享活动,演讲,交流会,那么就具有了青年空间的味道,进入到了公开分享的范畴。一个咖啡馆,只是按照传统模式经营,来得客人只是进行私下聊天,那么,它就依然是一个传统的社交场所。

要让缺乏公共分享基础的城市逐渐培育出公开分享的文化氛围,Local Changemaker需要坚持,勇气和智慧。

线索四:联线舟山与建阳

在和Ronnie见面之前,我曾在网络空间里持续关注三四线城市的青年空间和开放文化的传播。我曾在2011年底在Google+上开辟了一个page,进行“开放城市倡议”的内容集展,梳理一些关于开放数据,城市TEDx,青年空间等等领域的信息,追踪这个方向。我并没有特意把它当成一个项目来做,而是随时随手看到合适的信息,就通过这个Google+ page分享出来。一年下来,“开放城市倡议”俨然已经成长为我的一个重要的兴趣领域。这或许也是多年前我提到的《虚拟生活现实化》的另外一个版本。

在关注建阳的青年空间和开放文化之前,我倒是关注了舟山一阵子。并且推荐了舟山朋友的实践给Ronnie。这里有一些记录:

陈露探访舟山时的感言:

明天我们的活动就在一个一个二,我和Danny及店长今天还一起交流,给他出谋划策,他很好的将对青年文化的支持与其经营进行了结合, 并和各种青年社区进行结合。其实每个城市都需要一个类似的主题店。

目前很多三四线城市都还没有很好的青年文化土壤,谁先来做,其实可以做的很好的先发优势和相对竞争优势,同时可以在空间提供过程推动青年文化的发展。

我看到的感言:

对@徐先生梓瀚Wesley 说:你们在舟山运作 @一个壹一个贰 的经验,可以分享给在福建闽北小城建阳运作 #慢兮咖啡# 的朋友 Ronnie

建阳和舟山具有一个共同的特质:具有一个独特的文化基因,并且属于一个国际旅游圈的范畴,可以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产业,年轻的朋友应该多尝试社会化媒体将这些本地的传统文化基因推广到国际上,越是本地的,越是国际的。#善用网络#

刚刚看到陈露关于这个话题的一些分享:

更多三四线城市青年在抱怨或认为自己机会不多、资源不多、文化氛围不浓的时候,可以试想如何从自己改变,如何联结本地渴望改变的青年一起聚会交流开始。都可以来学习舟山的示范案例。chuangzhoushan.com

不管是真人图书馆,还是聚会,亦或者一次TEDx,都是非常不错的实践行动。过去来讲各地的实践都感觉孤独和孤立,而现在网络方便了大家相互支撑和帮助,比如经验的分享,点子的碰撞,资源的共享,信息的快速流动,可以很便捷的连接到想要连接的人和资源,只需要的是开放的胸怀和敏锐的嗅觉,同时积极的参与到分享中来,分享自己的收获,观察,经验,你也会很快收获人脉,圈子,朋友以及更多潜在的资源和机会。

而一个城市开始了这样的示范行动(示范效应),很快会把经验扩散到周边群体,甚至更远的地方去,而下一个城市获得了灵感和经验后马上行动,再次分享自己的收获和经验,也可以对之前启发自己的城市带来积极反馈,因为他们的行动是对社会有影响的,虽然什么都没做,只是简单的分享,但是他们的示范效应带来的是,他们在小城市,他们和我们一样,他们可以这样,而且做的那么好,“我们也可以”!一次小行动获得的自信和信心,就可以带来新一轮的尝试,同时一个人会带动一帮人参与进来,这个能量就会不断的增强。

在曼兮咖啡馆里,我推荐创舟山的网站ChuangZhoushan.com给Ronnie。说起创舟山,不得不提这个“舟山创意青年聚会”背后的推手Danny Yu(余扬,@舟山dannyyu),他有多年创业者经验,有多年线上公益教育社区的创建经验,了解社区的构建模式,又对公共教育又很好的理解,在舟山也有很好的线下基础,能很好地把握节奏和细节,成功地扮演了社区集展人,社区内外双重联结者,和青年导师的三个角色。这样的Local Changemaker是 #创舟山# 模式的核心因素之一。

我特别推荐了《舟山创意青年聚会 – 聚会第9场:如何组织一场主题聚会》给Ronnie。上面那个视频正是这次聚会的演讲视频,是Danny在分享2个多月来举办9场主题聚会的一些心得。他的分享非常细致,深入浅出,富有条理。我注意他甚至会讲如何用wordpress这个开源blog软件来自行架设网站。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