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versation at CES系列(7):新四年工作坊@哈佛教育学院

中国教育年会11日晚上胡馨女士的主旨演讲之后,是五个互动工作坊,这个时间段大约是晚上8:00到9:00。

音乐工作坊是在演讲报告大厅同一栋的三楼(Longfellow 308)举行。在这个工作坊之后接着安排了一个额外的工作坊:《新四年工作坊》,这个是应我的建议临时追加的议程,由我和大会的组织团队成员徐珺泽(“教育科技创新”讨论会负责人)一起主持。

IMG_5610
左边这位是徐珺泽,在新四年工作坊现场

提议这个工作坊的原因是在CAPE邮件组里看到了吴云水写的一篇文章《当教育无根时》(他的原文发布在人人网,我无法引用,抱歉)。他说:

“在再一次看那篇题为《大学生农民工:我一直在努力,为何路越走越窄》的报道,依旧遏制不了内心的悲悯、激动、荒凉与失落,依旧有写点什么的冲动,然依旧是心里很乱,情绪很复杂,怕理不清想要表达的东西。一阵挣扎后,我还是鼓起了勇气让自静下来、定下来,来尝试尝试写这篇评论”。

他在《当教育无根时》(我在墙外做了一个copy,分享给参加新四年工作坊的朋友)文章中这么写到:

“生在乡村,漂在城市,我们是谁?哪里是家?“农村是回不去了,城市又容不下我们,我们的根在哪里?”罗素说教育是美好生活。教育不仅贯穿于生活,而且教育可以导向美好生活。但是看看这些大学生农民工,我们失望了,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梦破碎了。然当原本很美好的受教育愿望遭遇现实的打击,当现实告诉我们巨额的大学投入换不来美好的未来生活,当我们大学毕业后不知何去何从无所归依时,我们心中还存留几分对教育美好的情愫及期待与信念?”。

我们在邮件组里讨论了这个话题,探讨如何化解农村生源毕业生的就业困难。这个讨论可以总结为如下三句话:

1.承认农村生源毕业生在社会资本上的短板这个现实。

2.在个体的角度,农村生源毕业生可以通过自己的后天努力,在大学四年时间里,提升自己的素质,拓展自己的社会资本,弥补自己农村出身的短板。

3.在总体的角度,我们要思考去如何去化解这种供给和需求脱节的矛盾。

我在邮件里这么说: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系统工程,我希望大家能够一起把困难和解决方案一点点条丝缕析出来。

前几天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用了一个新词”新四军“来替代“大学生农民工“。

这个词的意思是:我把大三,大四,毕业一年,毕业二年,这四年称为”新四年”大学时期,毕业一年和毕业二年是非常重要的时期,这个新四年的时间段里,大学生们做了什么,遇到什么人,学到了什么东西,去了哪些地方,这些对于他今后的职业生涯和整个人生都有很大的关键性的影响。

然后我们把这个阶段的群体称为“新四军”,不管是农村的生源,还是城市的生源,他们遇到的问题是一样的。

Rice University Campus - Mirror

第一阶段,我们可以开始一个研究性的探索性项目:《新四军作战地图2.0》,我们需要绘制出一个很大的群体性的脑图。

战略目标:在未来10年提高中国大学毕业生在毕业2年之内的就业率。

战术目标:找到一个一个的问题,把它们展示在一起。并标注出现有的相对应的解决方案。先找到一个一个的问题,从第一层的直接相关的问题推导到第二层、第三层的相关的问题。把问题充分地挖掘,整理,并按照一定的逻辑关系,展示在一起。

当有了这张地图之后,我们可以逐一击破,为每个小问题,找到相当应的解决方案。如果有人已经在做,我们鼓励他们帮助他们做的更好,如果有些解决方案还没有人做,我们呼吁人们来参与,把解决方案变成具体的行动计划。

如何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例如:更多的创业促进活动。

如何让毕业生和就业机会之间缩短距离。例如: 在短期内给他们补充工作经验。

提高三线城市的就业吸引力。例如:直接建立三线城市和全球的互动,而不是将三线城市依附于二线城市。

提高学生善用网络的能力: 让网络上的专家取代你的大学校园里的老师。

鼓励学生在校园里尽早进行自我的职业生涯的规划。。。。。。

如果我们能够找到足够多的问题,并且找到足够多的解决方案,以及足够多的行动计划,和足够多的参与者,而且大家都互相协作在一起。那么假以时日,以十年的跨度来看,我们有信心实现我们的战略目标。

刚好,来自波士顿周边的赵轩同学也在邮件组里参与讨论,我知道她也会去参加中国教育论坛年会,于是建议是否可以搞一次线下的讨论会,来继续深入地讨论这个话题。后来和年会的组委会提议是否可以增设一个工作坊。她们欣然应允,在会议议程里额外增加了这个“新四年工作坊”的单元。

后来为了传播简便,我把“新四年-新四军”这个概念缩略为只有一个“新四年”的概念,并在G+上设立一个报名页面,招募参与现场讨论的同学。G+并没有招募到原定的人数,当天我在音乐工作坊结束之后,还没有看到多少同学来,心里想或许要取消这个额外活动了吧。想不到大家吃了点心之后,就陆续冒出来。只是因为时间限制,我们只进行了大约30分钟。

IMG_5609

在筹备时,我事先设计好了上面的那个ppt。这个ppt是一个开放式的树形框架,我直接在google doc里做的,我希望大家都可以去copy这个文档,而后创建自己的版本,在现场,我们可以来讨论各自绘制的树形图,而后把大家的拼接在一起。我这个是抛砖引玉,欢迎对大学生就业问题有研究的朋友来分享你的研究结构和研究成果!

因为只有30分钟,前几分钟我讲解要做哪些事情,接着20分钟大家分成四个小组,每个小组负责绘制一个分支,最后10分钟,大家为每个问题寻找对应的解决方案。最后我为每个小组的成员和他们的讨论成果拍照。并要求他们回去将讨论成果整理成幻灯片,发布到slideshare.net。

下面是每组的讨论成员和他们的讨论成果。

IMG_5612
第2组:学校 (左一:岳小蕾/NYU;左二,吴寒天/哥大,教育经济学;右一,魏曦/哥大,教育科技,刚毕业会北京了)

IMG_5614
第3组:企业(左三,Yao Zhang,右二,钱炜, 右一,陈沐)

IMG_5616
第4组:社会机构(从左到右依次是申昊斐;江帆/教育心理学;谭启聪/数学教育;孔令帅/Teachers College访问学者。全部来自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

IMG_5618
第5组:政策制度(左一:Yunqian Wang;左二:Tinghua Zhou;左三:Xiaozhi Wang)

当时大家在集合时,我肚子很饿,跑去拿点心吃,等我从二楼上来,大家已经自我介绍完了,所以我无法全部记得大家的名字,希望大家见谅。

最后的讨论成果,整理成了如下的幻灯片。

这个工作坊只是“新四年”概念项目的一个开始,这个幻灯片也只是开始,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继续参与来绘制这个开放式树形分支。把讨论继续深化到下一个层次。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