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versation at CES系列(6):70%的公益企业家

这个Conversation at CES系列是借着回顾中国教育论坛(China Education Symposium,简称CES)2012年会来梳理自己过去这些年的网络经历,今天写这个系列的第6篇。年会在11日傍晚开幕,在CES本届主席黄梅的简短开幕词之后,我们迎来开幕的主旨演讲(7:10 ~ 7:40pm Keynote Speech),演讲嘉宾是胡馨女士,她是哈佛大学豪泽非营利组织研究中心中国非营利组织项目主任。

我直接把年会网站上的嘉宾简介贴在这里:胡馨女士是河北人,2009年始她在豪泽中心工作,组建“中国非营利组织项目”,致力于用哈佛的资源推动中国公民社会和非营利领域的发展。她之前在位于华盛顿的著名国际公益创业组织爱创家(Ashoka: Innovators for the Public)就职。她在2004年在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读公共政策研究生期间,与在美留学生共同创办非营利组织“梦想行动”(Dream Corps), 致力于通过志愿者参与、教育资源及技术支持、教育发展研究的有机结合,解决农村与城市流动人口社区教育不平等的问题。在此之前,她曾在中国国务院某办公室工作三年。她的教育经历还包括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硕士研究生、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文学学士两阶段的学习。


胡馨女士在演讲(注1)

在她早期的论文中,她建议将Social Entrepreneurship翻译为“公益创业”。她认为:“此前使用的“社会企业家”是对英文Social Entrepreneur的字对字的表面直译,不仅不能信达,而且令人费解。Social Entrepreneurship的含义是强调第二部门“商业企业”的规范和第三部门“公益事业”的结合。然而“社会”这个字眼并不等同于第三部门。” 她认为Social Entrepreneur翻译为“公益企业家”更为贴切,Social Entrepreneurship翻译为“公益创业”。公益企业家和商务企业家的关键区别就是,公益企业家“奉行的使命是创造社会价值(而不是私有利益)并使其延续下去”。对于公益企业家来说,“长期的社会收益”是最根本的追求目标。很多学者特别强调公益企业家在追求社会使命时,不是一般的扶贫救困,也不是所谓的只是应用商业模式的组织的经理人,而是要对“社会部门的某些行事方式进行基础性的变革”。

在开始演讲之前,她特别提到了教育和公益的关系,她说很多人开始做公益项目时,经常选择的领域就是教育,而很多公益项目的设计,也包含了对志愿者和组织者的品格教育。作为一个泛教育主题的年会,她来分享关于青年投入公益创业的话题,是再合适不过了。她特意问了在场的朋友,有多少认为自己是公益企业家,或想着将来要成为公益企业家。

大约有70%的人举手。

这是很令我惊讶的一个数字。出乎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在会场里聚集的都是满怀抱负的积极青年,其中就包括12个波士顿地区教育公益实践项目的团队成员。

我也举手了。我想,我参与TEDtoChina公益传播项目,这应该算是一个公益创业经历。很早之前我不能确定搞blog媒体网站算不算是公益创业,直到有一天,我帮助友成搭建 友成@YouChange 这个blog时,看到了《绿色回声主席Cheryl Dorsey谈社会企业家精神》这篇文章。绿色回声(Echoing Green)的主席Cheryl Dorsey在参加纽约大学的Reynolds 社会企业家精神项目时发表了一个演讲。这个Reynolds活动本身也很有意思。它旨在吸引三种社会变革者:

一: “传统”意义的变革者,也就是直接做事情带来改变的人;
二: 那些建立和维护基础构架的人,比如为变革者提供知识、资源、法律等服务的人,以及建立支持体系组织的人;
三: 为社会企业家精神做倡导和宣传的人,摄影师、编剧、导演、音乐、话剧、纪录片等等。

Reynolds项目相信,行动的多方法和多元化对发起任何一项运动、带动整个社会的关注和行动都是至关重要的。


胡馨女士的演讲围绕公益创业者的几种心态。

然后,我想我自己可能不是直接做事情带来改变的第一类人,但是可以努力去成为第二类人、第三类人。Swordi Studio通过网络为公益机构提供品牌识别和营销传播等方面的服务应该纳入第二类人的活动范畴,TEDtoChina的积极内容传播应该纳入第三类人的活动范畴。

我是在胡馨女士追加后面那半句“。。。或想着将来要称为公益企业家”之前举手的,在她说出后半句话之后,我为自己举手感到心安。

迄今为止,公众对于公益企业家的概念认知还一直非常模糊,实际上,这个名词虽然已经有了一些历史,但是相比其他术语来说还是很新。学术界和实践界对于这个名词如何解读,也有很多种说法。这正如“广告”和“品牌”这两个术语的状态,很多人都可以确定地知道“广告”的意味,但是对于“品牌”很多人就众说纷纭。

关于“社会企业家”,因为这个中文译法,也有一些小故事。我听到的一个故事是,有一个曾经在跨国公司有多年工作经历,在行业里很活跃,最近成为活跃的天使投资人的朋友。他一直以为“社会企业家”就是说的是“搞社会交际的企业家”,他觉得搞交际不就是企业家份内的事情嘛:)然后,直到有一天,他到美国去旅行,在和美国的朋友聊天时,才了解到社会企业家的真正意义。

他从美国旅行回来之后,写了一篇blog帖子,讲了这个故事。当我看到这个故事之后觉得,公益观念的传播果然是任重而道远。观念变革决不是一日之功。

我从2004年开始写blog起,就开始在blog里推荐《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然后是一直看SocialEdge。在2006年,我看了《如何改变世界》之后,我写了一篇书评《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事?》,这本书其实讲的就是爱创家(Ashoka)的故事,那时候它的译名还是阿育王。在参与TEDtoChina项目期间,我就一直想着,我们应该要去做一个专门关于“公益创业”的中文blog媒体,承担起类似SocialEdge在英文网络的职责。然后,我也想了各种方法,试图来促成这个事情发生,不过,我并没有取得成功。

不过,这个事情最近有些进展,有个团队在做个,他们写邮件给我,征询我如何来做这个blog媒体的事情。他们已经积累了公益创业相关的十几万字的翻译稿件,也有一个现成的团队,现在缺的就是缺乏一个好的品牌,用来启动这个计划。希望他们能够很快正式发布创作成果。

注1:照片由波士顿华人摄影家协会主席杨波拍摄。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