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versation at CES系列(3):原来你也是一座桥

昨天在《Conversation at CES系列(2):我想去台北》中提到了我和台北梦想之家的廖文华先生,以及Helen Li一起去吃晚餐。今天来讲讲Helen的故事。

她曾在上海当了2年大学老师,后来下海加入外企,做首席代表,接着创建中国分公司,担任总经理,商业从业经历非常丰富。2008年她参与汶川大地震的志愿者活动,这个经历改变了她的职业轨迹。她决定今后转入慈善公益领域,毅然辞掉工作,来到美国波士顿大学MBA项目攻读公共与非营利事务管理。经过2年系统的学习之后,2011年毕业之后的夏天,她花了2个月在全美游历,也在思考未来的一些方向。我分享她的一些心路历程在这里:

“理想的出发点是自己,是自己想要去实现是么;而使命是关于个体被驱使去实现一些大过于自我的任务。我开始能够明白一些事情,它们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而很多也许真的不是凭一己之力能实现的。Steve Jobs在Stanford的那场演讲,一直给我很多力量,而这一刻,我比任何时候都更明白他所说的connecting the dots; just follow your heart and trust things will work out.

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间,应该都有一个使命;即使你意识不到,也许也可以过完精彩的一生;但是一旦你意识到,而且积极的实现,那么你的人生便有了不寻常的意义。如果你愿意,而且真心去寻找,你一定能找到!”

她想做的一件事情是桥接中美两地的公益慈善界,她认为国内目前学习美国公益的状态已经到了令人忧虑的地步,一是特权化、二是表面化、三是碎片化。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这个状态。

她是这个blog的老读者。在去年11月给我写邮件,分享了她的想法。我给了她一些如何启动创业项目的一些建议。这样我们陆续保持了通讯。恰好这次她报名参加了这次会议,才知道我也要来波士顿。

IMG_5538

我过去有很多网络经历都和网桥(Webridge)有关系,详情可以看《18分钟课堂:你是一座桥吗?》。

我还曾注册了Webridge.cc这个域名,希望以此开始一个项目,深入地研究开放翻译计划以及相关的桥blogger议题。我用“Webridge”来指代不同语种网络领域的文化和信任传递,从参与者、内容、工具、生态系统设计、价值五个角度来考察。

1.参与者:包括参与开放翻译的全文译者Translator,以摘要翻译形式进行内容传播的Curator,微博客形式传递内容的micro-bridger,以及直接使用外语进行母国资讯报道的桥blogger。

2.内容:从内容的使用者(上述参与者)和内容的拥有者这两个角度探讨他们对于版权的看法,以及“创作共用”在这部分用途的应用。跟踪及关注盗版者、灰色使用,以及基于创作共用的使用。

3.工具:从广泛的各类传播工具和内容发布工具,到专门的提高翻译便利的工具,以及大规模群体协作的翻译社区。

4.生态系统设计:除了参与者个体,这个角度考察整个生态系统中的其他周边服务体系,包括周边参与者(例如:设计师、社区组织者、研究者、赞助者等)、进行这一个方向的独立公益资助的基金会体系、社区声誉及奖励机制、如何改善全球性语种的均衡性和多样性等等。

5.价值:网桥运动的发展如何助益于教育、公益、城市发展、农村建设、个人成长、创业互助等多个社会层面。

在2012年初我暂停了该项目的研究,不再为Webridge.cc域名续费。如果谁有兴趣,可以去注册这个域名,继续这个研究。我现在把这部分归纳为Curation Commons这个概念的一个子议题,重命名为bridge curator这个板块。

IMG_5537

Helen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和网桥相关,她一直在探索何种形式的工具形态合适做这个事情。我们和廖先生一起在一家泰国餐馆吃晚饭,也具体聊了她的项目的最近进展,讨论采取哪个方式能够更快地实现她的远景。工具其实是一个方面,其他两个重要的方面是路径设计(战略层面)和内容集展(战术层面)。

这次有幸见到了译言的cofounder和东西的founder赵嘉敏,得以获悉东西的最新进展。我是译言很早期的用户,还为他们设计了早期的logo。这里可以看一些相关的旧帖子。经过几年时间的艰辛拓展,现在嘉敏的事业已经做得很大,公司有大好几十号员工,东西现在是母品牌,下面有译言网,唐茶计划,东西网,涉及翻译社区、数字出版、版权引进等等一系列的媒体业务,是国内少数几家高品质网络内容提供商之一。东西现在采用内部孵化的模式,每个子品牌相对独立地运作,充分释放每个团队的创新潜能。

我们也聊起整个网桥概念,实际上目前有好些有影响力的中文blog媒体,都是从译言社区发展成长起来的。现在大家各自有了自己的新事业阵地,倒是可以看看找个形式,把大家凝聚在一起,跨越公司的边界,来讨论一下如何有效地把公益性质和商业性质的各方力量协同起来,为整个小行业创建一个更良好的生态,为那些为中文网络贡献高品质外文资讯的bridge curator提供一个激励机制。或许我们可以考虑举办一次会议,或者采用其他的形式,来推动这个事情。

IMG_5626
左下角,Helen和嘉敏在交流。

我原来对网桥(Webridge)的定义比较狭隘,限定在开放翻译和桥blogger这一块。陈露将网桥的概念从单纯的开放翻译领域拓展到更广阔的联系中介。他将blog比喻为一座桥

“这座桥代表一种与朋友们的联系,更是一座有信息和资讯价值的桥,一座通往积极、乐观、上进、开阔视野的‘桥’,他希望通过这座桥和更多的人成为朋友,和同龄人交流与分享,同师长交流与请教,实现自助、他助、互助。”

在2011年陈露和徐广佳联合发起了全球青年实践网络GYPN(CAPE的前身),他在《世界之美,其实触手可及》中提到桥梁是分享过程的自然产物,它们会自动构建成网络。

“因为分享成为了他的习惯,在同别人分享的时候,别人也和你分享,而在分享的过程会出现各种桥梁,最后这些桥梁汇聚成一个网络,而当这个网络里面的人都怀揣同样理想的时候,他们会走到一起,自然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奇迹和故事,他们彼此心照不宣,并约定一起努力去践行这个伟大的梦想和渴望。而这一切就是有关全球青年实践网络的缘起和序幕。 ”

这是很有意思的演化,自从担任CAPE项目的顾问之后,我和他们一起工作,被他们影响,现在也改变对网桥的定义,用bridge curator这个词语来承接更广阔的网桥文化。

最后我们来看Ethan Zuckerman的TED演讲,他在演讲里提到了译言。整个演讲谈论的就是bridge curator这个主题。

Yunqian为这篇演讲写了这个摘要介绍文章,明天这个系列我会讲和Yunqian,以及另外一个TEDtoChina同事见面的故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