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versation at CES系列(2):我想去台北

昨天开始了这个小系列的第一篇《Conversation at CES系列(1):64小时波士顿青年》记录我去参加中国教育论坛2012年会的见闻和心得。今天从抵达波士顿机场开始。

IMG_1897
波士顿机场,墙上是波士顿全景。

我的航班晚点了,在行李大厅见到组织团队的June Xu之后,赶紧上车,台北来的廖文华先生已经在车上等了很久了。因为我是福建人,所以聊起台北来特别亲切。

出国前我在福州长期居住,因为地缘,“海峡”这个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见到的词,有时候我们也很好奇海峡的那边到底是怎么样的。我的早期职业生涯是在本地广告媒体行业工作,海峡对岸的台北几乎是我研修广告的大学。刚刚开始职业生涯的我,带着机械制造的专业学习背景和对创意的满腔热爱,在一家工厂工作一年之后,就鲁莽地辞掉工作,满大街看户外广告牌,找了上面的电话号码,而且逐一打电话去应征。此后进入一家广告公司工作之后,才发觉自己啥都不懂,幸好公司里的一个设计师很友善,手把手地教我几乎所有的报纸广告和平面设计创意流程。想着这么后怕的事情,于是每天充电,抓住一切机会学习,去朋友工作的大广告公司玩时,会借他们的广告杂志。那时候就开始看台湾的《动脑》和《广告杂志》这两本杂志。每次借到都奉若圣经,仔细研读。

后来结识了当地广电媒体界一位很资深的前辈,他有组织海峡两岸媒体广告交流的经验,和台北广告媒体界很熟悉。有一次我发现他的办公室有一套《动脑》杂志的合订本。30年的合订本。我于是索阅,每次借阅一本,看完之后,再去他办公室找他秘书要。我经常在周末的清晨,在住的地方附近的公园里,在湖边找个小椅子坐下,慢慢翻阅台湾30年一路走来的广告史。我看到台湾解除报禁的整个过程,看到整个台湾广告业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也看到他们创建本土品牌的努力。在看到这套杂志前,我曾经在广州参加培训,上课的导师之一李志恒是实力媒体中国区的总监。然后,我就看到在某期《动脑》杂志最后几页的圈内人事动态专栏里的他的消息,那时候他还很年轻,刚升职为某个公司的部门经理。可以说中国大陆的4A广告公司都是台湾的广告人过来带起来的。

在2000年左右我离开广告界,那时候开始上网,于是跑去很多台网网站,订阅了很多邮件列表,看管理、财经、设计、网络科技、广告创意等方面的信息,也经常登陆台湾网络书店的网站,看一些最新的书的介绍和书评。那时候英语不是很好,我基本上是通过台湾的这些信息渠道了了解世界。在我的眼里,台湾不是一个小岛,而是通往世界的桥。应该说,是台北人形塑了我的世界观。


TEDtoChina上2009年关于TEDxTaipei的报道。

然后,接着就发生了更多和台北有关的经历。例如参与OOPS项目的logo投稿竞赛,后来参与设计整个品牌识别视觉系统,在上海去参加OOPS义工见面会,朱学恒送了一本魔戒绘画集给我。然后是参加中文网志年会,认识了一些来自台湾的blogger。再然后是和最早做TEDxTaipei的团队在网络上接洽,讨论如何在大中华区传播TED。

讲了台北,再深入一点,就是西门町的故事。西门町是台北一个繁华的潮流文化街区,有很多青少年集中在那里,也有很多黑帮、毒品、色情等阴暗面的故事。廖文华先生就在那里,建立了一个“梦想之家青少年中心”,通过提供多样化课余辅导项目,帮助青少年脱离帮派的影响,引导他们提升技能,建立自信,改善和家庭的关系,并拓展称为贡献社会的积极青年。他在这次会议上的演讲视频还没有出来,大家可以先看看土豆网上的另外一个节目的这个视频

我们到了酒店之后,在和Helen Li接上头之后,我们三人一起出门散步,去找餐馆吃晚餐。一路上也听廖先生分享他的经历。

IMG_1900
我们住的酒店就在美丽的查尔斯河边,这是酒店大堂一角,墙上的画就是查尔斯河。

他是一名律师,一名牧师,也是一名教师。他在中学时经常逃学,后来有一次被一位朋友带入教堂,从事开始信教,并转型成为一个好好学生,后来升入大学研修法律。毕业之后,他担任一名律师,经常处理一些青少年范罪的案件。他发现一旦青少年触法,进入牢狱之后,刑满释放之后,经常会变本加利,小偷变成大盗,抢人变成砍人。看着这些风华正茂的青年,在人生的关键节点误入岐途,他觉得应该做些事情,来改变这个状态。他从自己的经历中习得,在成长的过程中,认识哪些人,处在怎么样的环境是相当重要的。要防范于未来,最好的方法就是建立一个正向的环境。

台湾将积极说成是正向,因为我经常看台湾资讯,熟悉繁体和简体的很多术语差异,在一路上聊天时,我有时候成为廖先生和Helen的简繁体翻译。

Helen很好奇于他建立的公益组织采用“梦想之家”这个名称。她说大陆谈的是“理想”,不是“梦想”,好像大陆的文化不是很鼓励“梦想”的说法。廖先生解释说,如果给青少年一个希望,一个未来,他们就有了动力,有了努力的方向。然后把他们聚集在一起,像一个大家庭一样,这样梦想可以一点一点成长。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教会里的牧师,但是这个“梦想之家”却不是一个教会下属的公益组织,而是一个独立的公益组织,他希望能够接纳不同信仰的青少年。

IMG_1938
廖先生的演讲让人非常感动,在午餐歇息时间,下午场快开始时,还有很多人还在和他交谈。

梦想之家的故事让我想起两个演讲:

TED演讲汉译系列:《大卫·艾格斯(Dave Eggers):一对一的社区课余辅导助益孩子成长

大卫·艾格斯(Dave Eggers)在2008年的TED大会上发表了一个演讲,盛情描绘了社区课余辅导机构 “826 瓦伦西亚”的故事之后,如是表达了自己的TED愿望:”我希望你们诸位——包括你们每一位和你们认识的富于创意的个人和组织——能够找到一种方式直接为你居住的地区的公立学校服务,完了你告诉我们你是如何参与其中的,我希望一年过后,我能收到一千个这样的故事——一千个为孩子带来彻底改观的故事。” 后来就有了“从前有一所学校”这个网站。

TED演讲汉译系列:《荷塞·阿布吕尔: 帮我把音乐带给全世界的孩子们

来自委内瑞拉的音乐家荷塞·安东尼奥·阿布吕尔(José Antonio Abreu)是2009 TED大会最后一位亮相的TED大奖得主,本人并没有出席在大会的现场,而是通过卫星来讲述他的TED愿望

阿布吕尔出生于1939年,他自小就受到音乐的熏陶,后来跟随老师学钢琴,并于1967年荣获国家交响乐大奖。1975年,阿布吕尔创建了“委内瑞拉少儿交响乐团”(简称El Sistema, 西班牙文全称为 Fundación del Estado para el Sistema Nacional de las Orquestas Juveniles e Infantiles de Venezuela)。那是一个全国性的教育机构,旨在通过音乐来改变年轻人,尤其是那些穷人的孩子。

委内瑞拉少儿交响乐团(El Sistema)拥有102个少年乐团、55个儿童乐团以及270个音乐中心,该组织现有25万年轻的音乐演奏师。El Sistema 旨在通过古典音乐来帮助年轻人(特别是那些来自贫苦家庭的孩子)实现他们的理想。阿布吕尔认为,与其让年轻人放逐于社会,进而走向吸毒、犯罪之路,这样的音乐教育显得有意义多了。这些少儿乐团还获邀到世界各地去演出,得到了广泛的赞誉。

台北是我的大学,梦想之家是西门町少年的大学。很少有人出生就拥有优越、富足的学习成长环境,如何通过大家的努力,让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成长为能够为这个社会做出贡献的人。这个主题一直贯穿着整个CES中国教育论坛2012年会。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