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公益创业的专业服务助动力

这是1月底发布在INNOGOOD上的稿件,原文分为上下篇隔了几天发布。如果你没有看过的话,可以在这里一次性阅读全文。

如果你对“专业服务”这个名词感到陌生,请查阅这里的豆瓣小组

◎原文

1月中旬,英国文化教育处和社会资源研究所举办了一次社会企业家沙龙,被邀的两位嘉宾分别是南都基金会秘书长徐永光、多背一公斤创始人安猪。在现场讨论时,现场观众和演讲嘉宾讨论起公益创业者的薪酬这一议题。这里详细记录了这次的沙龙活动,其中关于薪酬讨论的段落如下:

那位女士背对着我,一袭长发,手指修长(不好意思,正在我前方,手拿话筒,我就顺便多看了一眼)。她关心安猪的父母怎么看待他的选择,以及他的女友或者妻子,甚至他的孩子怎么看待。因为她提问前已经说了,她关注多背一公斤已经两年多了,这次第一次见到现实版的安猪很高兴,这也难怪她提问时用了“女友或者妻子,甚至他的孩子”。安猪提到现在的工资还不到曾经工资的一半,但做这事很开心,而且对物质并没有那么热衷。

徐演讲中提出两个理由,说明公益领域的工资为什么可以低一些。第一,公益领域没有市场领域竞争激烈;第二,做公益还能收获快乐和满足感。所以他觉得低一些是正常的。

其实,上个月的时候,我准备采访一个公益领域的朋友,在拟电子邮件采访稿时,我提出了一个类似的问题:

不论是创新的社会企业,还是传统的公益机构,为了实现组织战略和目标,需要进行较为专业化的运营操作,而这离不开高素质的人才。那么,社会企业和非盈利机构应该如何吸引高素质的专业人才,他们能否支付与商业机构具有同等竞争力的薪酬?

写下了这个问题之后,我自己也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当前的中国大陆的情境下,这真的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吗?!即使公益创业者愿意做出一些物质上的牺牲——他们的能力在猎头市场上,本应该获得更高的物质报酬——也不可能要求所有的公益从业者,尤其是执行阶层的人员,做出物质上的牺牲。那么,在无法和商业公司同样竞争人才的情况下,有什么提高公益执行力的专业能力的办法吗?

下面是一些抛砖引玉的思考,我想公益机构和商业机构在人才方面不应该只是互相竞争这个状态,还可以更多的可能性,我们可以发展多种在公益机构和商业机构之间共享高素质人力资源的双赢模式。

模式一:专业服务企业,将部分专业知识开源

在商业领域中,存在着专业服务机构(Professional Services Firms,简称PSFs)这一类的商业机构,他们从事管理咨询、营销传播、设计、法律、审计、IT咨询等专业服务,为制造业或其他服务业的商业机构提供服务,在知识和技能上为商业公司的成功提供坚实的支持。专业服务产业包含范围很广,目前在西方经济中,PSF产业的就业人数比例高达17%,在PSFs产业中,有75%的收入是由7个重要的专业服务部门所创造,其余的25%则来自大量的迥然不同的部门,例如:人才中心、建筑师事务所等。这主要的7个关键领域是: 投资银行、 审计(税务和会计咨询)、商业法咨询、营销沟通、管理和IT咨询、招聘和就业中介、市场调研。这七个关键领域其实正覆盖商业机构运作的主要企业职能。

专业服务机构的成功取决于品牌和人力,他们的业务为知识所驱动的技能服务。一些世界级的顶尖专业服务公司已经开始将他们的专有知识,开源出来,免费提供给公益领域。

在2009年7月,著名设计公司IDEO发布了一系列的HCD工具包,致力于将Human Centered Design的设计思想推广至非赢利和社会创新领域,这些资料全部免费提供下载。以人为本的设计,已经不仅仅停留在狭义的用户体验的设计 方法论上,对于IDEO而言,这已经上升到了一间设计公司的企业社会责任的层面。

当越来越多的专业服务公司,将自己的部分专业知识开源,免费提供给公益创业者,那么,整个公益创业领域的从业者,就可以获取这些知识,从而零成本地提高自身的技能和素质。

模式二:在专业服务机构(PSFs)中,推行企业社会责任(CSR)

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简称CSR)基于商业运作必须符合可持续发展的想法,企业除了考虑自身的财务经营状况外,还需要把企业的业务活动对社会和自然环境造成的影响进行考量,以此更为全面地权衡企业的决策和行为。对于专业服务机构而言,由于他们没有制造工厂或零售经营门店等,他们实现企业社会责任的方法,又是什么样的呢?

全球领先的营销传播服务集团WPP已经进行了七个年度的企业社会责任审计,并且发布一本企业社会责任年报。WPP是一家公开上市的控股公司,它全资拥有或控股的是提供广告代理、公共关系等营销传播服务机构。在广告代理业声名显赫的奥美环球和JWT环球,都是WPP集团的成员。WPP的企业社会责任中就包括一项社会投资(Social investment), 这个领域包括公益性专业服务、慈善捐赠和职员志愿者服务三个方面的内容。

大部分优秀的专业服务人士的时间,基本上被商业机构垄断了。如果专业服务机构推行企业社会责任,他们可以让员工在支薪时间为公益机构提供志愿者服务,或者是直接为公益机构提供零收费或低收费的服务。

模式三: 在专业服务人员中推广正业余/社会化专业服务

专业服务人士,他们是创业者和经理人之外的独立第三者,却是这个商业世界越来越不可或缺的一分子。他们也可以成为愈来愈有活力的公益创业和社会创新领域的贡献者。

如果我们从“业余时间”和“正职时间”的角度来看,各行各业的专业工作者,在业余时间,可以继续发挥他们的专业特长,为公共空间带来贡献。与“专业余”概念(Pro-Am)相对应,我把这个概念称作“正业余”(Pro-Spare)。传统的专业服务为机构所垄断,如今在社会化网络的背景下,拥有专业技能的人士,可以在业余时间,将他们的专业技能,贡献出来,助益公益和社会创新项目,为社会带来福祉。

早些年的捐献时间(DonateHour.org)鼓励人们除了捐献金钱给公益机构之外,也可以捐献时间给公益机构,为他们提供服务。专业服务人士的业余时间,如果长期专注于服务一两个公益机构,则可以为该公益机构提供高质量的长期服务,确保该专业服务在战略方向保持一致性。

在网络社区的作用下,专业译者和业余译者一起构建起规模宏大的社会化翻译运动,在中外资讯交流上,互联网聚集人人的力量,为语言天堑架设了一座桥。与社会化翻译运动类似,越来越多的专业服务人士,如果善用网络,也可以为公益机构的项目执行能力带来显著的改善。资深的专业服务人士,可以担任公益机构的顾问,为公益机构招募的资浅的志愿者,培训及指导这些资浅的志愿者开展合乎品质的专业工作。

模式四:投资于提供专业服务的社会企业

在前述的社会企业家沙龙中(请参考上篇),徐先生也提到了目前非公募资金会的发展态势。2004年基金会管理条例出台,很多非公募基金会诞生,现在有600家左右。有很多机构有钱花不出去。现在缺乏的是优秀的公益创业机构。

在商业生态中,资本提供者、专业服务机构和产业运营者(制造业/服务业/农业)三者形成合理分工的有机结合。在目前的大陆公益领域,可以说资本提供者和产业运营者这两部分发展都很迅速,而专业服务领域这部分则发展较慢。

当越来越多的专业服务机构开放他们的专业知识,推广企业社会责任,专业人士会逐渐感兴趣为公益机构提供专业服务。当专业人士开展正业余活动,参与社会化专业服务活动。他们这一群体中的少数人活跃人士,会逐渐萌生创立提供专业服务的社会企业的想法。

那么,对于许多的非公募基金会来说,投资于提供专业服务的社会企业,这可以起到为整个社会创新和公益生态,打造基座的效用。当一批能够提供合乎品质的专业服务社会企业成长起来,他们的活动,将受益于整个产业。

◎反馈

实际上,E惠社(ecauses.org)的Eric在原文上篇留言中已经提到了发展社会企业带来的益处之一。他留言说:

德勤之前应该是免费给壹基金做过审计,这方面有合作。奥美应该是和绿和有合作,收不收费我就不知道了。

我觉得非营利领域工资低一些可以,但是低多少?50%我个人认为有点多了。20%左右还OK吧。毕竟如果作为社会企业来说,留存的利润没有股东分红,所以这部分省掉,不意味着一定员工工资要大幅减少。

我个人认为,社会企业的创办者至少要以争取把工资做的和商业机构有同等竞争力为目标。这样说明作为企业,你的可持续发展是成功的。

的确,社会企业首先应该把薪酬做到和商业机构具有同等竞争力,这样它的贡献就可以将一大批高素质人才从商业机构中释放出来,将他们的才能导入更广泛的社会服务领域。

如果财务自由的道路不仅仅局限于商业领域,同样也可以在社会企业领域找到,那么,一大批的高素质人才就可以安心地投入到服务社会事务领域,在实现个人价值的同时,更大程度地回馈社会。

上篇发布之后,我在“社会企业家俱乐部”公共邮件组里发贴和大家讨论这个话题。有趣的是,讨论话题迅速转向公益组织的薪酬话题。在上篇中我实际上提出的是这个问题:

在当前的中国大陆的情境下,这真的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吗?!即使公益创业者愿意做出一些物质上的牺牲——他们的能力在猎头市场上,本应该获得更高的物质报酬——也不可能要求所有的公益从业者,尤其是执行阶层的人员,做出物质上的牺牲。那么,在无法和商业公司同样竞争人才的情况下,有什么提高公益执行力的专业能力的办法吗?

下面是一些抛砖引玉的思考,我想公益机构和商业机构在人才方面不应该只是互相竞争这个状态,还可以更多的可能性,我们可以发展多种在公益机构和商业机构之间共享高素质人力资源的双赢模式。

如同Tangos所说的,其实整篇文章中,“是否能支付有竞争力的薪酬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整个文章更重要的一点是,如何在薪酬可能并不具备竞争力的情况下,能够利用各种方式来吸引和利用高素质的人才和人力资源。

如果能够提供有竞争力的薪酬,我们当然何乐而不为,但在现实情况的约束下,我们如何突破思维,用合理的方式来利用外部人才资源来发展组织,这是我们需要关心和讨论的。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