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0

年终特稿:前瞻2020社会化媒体趋势

这是09年底应FACE杂志的约稿写的文章,前几天家人收到了从北京邮寄来的杂志,扫描了文章,发邮件给我。

下面是原文的全文,与发表出来的有些许不同。实际原始稿件更长,限于篇幅已经删减了许多。

前瞻2020新媒体观:
迈向激情与科技交织的混合媒体年代

刚刚过去的世代,当网络技术与资本运作交织,网络文化与社会运动也渐趋繁荣。那么,在一个新世代的起跑线上,让我们展望下一个十年网络媒体的全景。

网络媒体与通常的大众媒体相比在五方面呈现出显著的差异。首先,就网络媒体而言,用户即是消费者也是生产者;其次,在内容方面,网络媒体呈现公共内容、群体内容和私有内容的分野,并伴随着品质上良莠不齐的长尾分布特征;其三;在品牌方面,网络媒体创建品牌的速度比传统媒体更快;其四,与传统媒体相比,网络媒体在创建社区方面天然具有优势;其五,在网络上,个性化的相关性广告正在崛起。

如果以十年的时间跨度来观察,这些显著的差异将会继续放大,并在某个时间点达到从量变到质变的临界点,催生新的动向和风潮,引领网络媒体迈向新的纪元。从量变到质变的轨迹将在如下三个方向演进: You世代用户的群体规模更大,网络技术继续日新月异,自由平等分享的互联网文化继续普及。

趋势一:
激情驱动的内容创造

人类的激情天性,将给下一个十年的内容创造领域带来革新驱动力。

传统媒体由专业工作者生产内容的模式,在网络上已经显得落伍。未来的网络媒体,在公共内容、群体内容和私有内容的层次架构中,将呈现业余、专业余和正业余的内容创造模式,商业力量、个人品牌力量和社会正义力量等交织在一起,展现出多层次的内容创造生态。

因为激情,人们会在业余时间分享自我,探索兴趣和知识,经过演练和交互,逐渐从业余选手发展到陛美专业选手的素质;因为激情,正式职业的专业选手,会在业余时间,通过网络共享专业技能到公共领域,原本由商业机构垄断的个人才华,将释放到更广阔的空间,造福更多的机构和个人;因为激情,个人品牌运动不仅造就了博客生态圈(Blogosphere)的繁荣,也促进了社交网络服务的繁荣,改写了人类社会资本的流动方式;因为激情,人们选择以社会企业或公益机构的模式来运营网络媒体,此举已经造就全球排名第六的维基百科(Wikipedia.org)。

指导下一个世代网络媒体的规则,除了注意力经济(Attention economy),维基经济学(Wikinomics),魔鬼经济学(Freakonomics),可能还包括激情经济学(Passionomics)。因为当激情遇上网络,人们将创造无限可能。

趋势二:
后搜索引擎时代之社会化信息获取

搜索引擎是过去十年里发展最快的主流网络应用。它成功地解决来人们面临海量信息时的信息获取困境。然而,随着时代的演进,它最初的优势,也成为它的软肋。由于人类的思考相当复杂,而关键字能够表达的语义信息相当有限,搜索引擎已经在方法论上遭遇它的发展瓶颈,这台机器无法变得更聪明。

好在社会化网络的发展,让每个人的朋友变成每个人的信息过滤器。对于一个标准的Web 2.0用户来说,社会化信息获取 (Social Information Adoption) 已经成为他们获得网络信息的新途径之一。人们通过Twitter,Google Reader、Facebook、Friendfeed、Linkedin以及任何提供广播机制的地方,分享自己喜欢的链接,群体筛选出值得注意的内容。

你的社会化信息环境也比搜索引擎更智能,更加具有互动性,一旦你发出任何的信息请求,你的联系人以及他们的六度间隔网络,将发挥出巨大的信息过滤智慧,为你迅速找出答案。

趋势三:
让我们谈谈信任力,而非注意力

在网络媒体中,信息获取和信息传播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在社会化信息环境中,每个人即是受众(信息接收者),也是传众(信息传播者)。控制受众眼球的传统媒体模式在网络环境中已经崩溃瓦解,人们用鼠标投票,信息权利由把关人转移到参与者,信息真相不再由少数人主导,内容最终将以民主化的方式分销。

由于在网络时代,声誉成为比内容更重要的资产,在社会化信息环境中,基于信任的开放传播体系取代了基于注意力的受控传播体系。由于联系人之间的联系管道,也成为信息获取/信息传播的管道,因此,每一次的信息交互,都会影响着联系人之间的交往。即使是一条140字的短信息,如果内容不当的话,它也可能影响你和联系人之间的关系,对你的个人品牌带来伤害。

在络绎不绝的即时动态信息流中,人们会很快地做出瞬时决断,转发值得关注的信息,对好的信息投信任票。有价值的信息,将借助扁平化的多向传播机制,从个人圈子扩展到更广阔的公共空间,内容传播的过程本身也成为群体筛选的过程。

当信息开始转发,信任也开始传递。

趋势四:
聚焦中等秩序的关联性网络

时间序列,这个古老的信息组织方法,继续在网络上占有强大的领地,随着时间单元越来越小,人们在网络上交互的速度越来越快,时间序列也以不同面貌出现在人们面前,最初它是blog的基本形态,接着它成为生活流(Lifestream)的驱动力,现在则改头换面为Twitter鼓吹的实时搜索。在Web 2.0的潮流中,以标签(Tag)为核心的通俗分类法(Folksonomy)却崭露头角,在用户贡献内容(UGC)的社会化媒体网站中绽放异彩。

那么,在下一个十年,在信息架构方面,除了时间序列、传统分类法和通俗分类法之外,人们能不能找到全新的信息组织方法,解决海量信息,过滤器失效的问题?!在宏观层面,搜索引擎解决了海量过滤的问题,而在某个网站,通俗分类也解决了网站内部的信息架构的问题。那么,在中部却依然缺乏有效的方法和工具,来缔造中等秩序。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提出语义网(Semantic Web)构想,从理论上展现了美好的愿景,历经多年却没有在产业实践中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在未来,或许一种叫做关联性组织方法(Relevant Approach)将成为新崛起的组织方法,它将解决中等秩序的困扰,让人们参与整个网络信息的组织和整理,让信息随时随地都呈现出关联性,人们在浏览每个网页时,都可以很快地获取和当前浏览的网页信息相关的信息。当一个一个的中等秩序发展起来,最终中等秩序将实现无缝互联,覆盖整个万维网,届时搜索引擎的重要性将大大降低。

趋势五:
开放的不仅仅是内容,也可以是品牌

创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针对版权法和自由分享的矛盾建立一个合理的机制,让人们得以合法而更有效率地重用原创内容。当创作者将内容开放给整个世界,他的内容价值也以几何倍数增长。

许多网络媒体已经从采纳创作共用机制中获得了巨大收益。Flickr图片分享社区是这方面的典范,它甚至设立比创作共用更为开放的The Commons专区,和美国国会图书馆以及其他著名的博物馆建立博物馆收藏数字档案馆。 TED大会在2006年建立TED.com网站,采纳创作共用协议,将各界精英的高清晰演讲视频,让用户免费下载和传播,在短短三年中,TED品牌在全球迅速扩展,赢得无数热情粉丝的青睐。在采纳创作共用取得成功之后,TED于09年3月发布TEDx计划,鼓励粉丝使用TEDx这一全新的子品牌,在世界各地独立组织TED粉丝聚会活动,在短短的9个月内,世界各地已经举行了超过300场TEDx活动。

在开放的道路上,人们还可以走得更远,内容可以开放,数据接口可以开放,现在,连品牌也可以开放。以合理的许可方式,开放品牌,让热情的粉丝聚集在品牌的大旗下,进行自组织的品牌传播活动和粉丝社群活动——这正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品牌共用议题。

即将发生的不是一场派对,
而是一场革命

当汤姆•弗里德曼(Tom Friedman)讨论绿色战略的时候,他批评美国的绿色运动缺乏政策面的强有力干预,他说现在的绿色运动不是一场真正的革命,只是看似热闹的派对。

展望下一个十年网络媒体的发展,我们可以说即将发生的不是一场派对,而是一场革命。人类的天性将在互联网上得以充分的释放,激情和科技交织,梦想与数据融合,新媒体革命不仅仅带来新媒体的繁荣,也带来旧媒体的改朝换代,因为下一个十年是真正的混合媒体年代,各种力量在线离线混合的年代。

欢迎来到2010年,来到混合媒体年代的起点。

原稿完成于2009年12月26日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