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创想: 48小时网桥嘉年华

我的这个blog里有一些草稿,记录了我的每月创想。到了年底的时候,倒是该整理整理,把它们公开出来。

这次先把10月份的创想整理出来。


Millau Bridge
Millau Bridge

十月创想:48小时网桥嘉年华

创想名称:48小时网桥嘉年华(48hours Webridge Carnival)

创想简介:

这个创想的构思是在网络上发起一次在线协作活动,用可能吧的说法就是一次串联活动。一群人约定好在48小时内,集体参与一个主题的翻译译介活动,每个人认领一个任务,在48小时内,必须发布在自己的BLOG上,所有发布的帖子,签名在一起,集中展示翻译译介成果。与此同时,大家可以使用同一个标签,在Twitter上更新自己参与这个在线协作活动的状态。

创想漫谈:

E惠社最近发布了一个帖子,公布了一个清单,整理了《国外非营利领域互联网应用博客资源推荐》。 假想一下,如果采用48小时网桥嘉年华的形式,多个BLOG团体联合起来,动员各自社区的成员,来参与这样的活动,场面应该很热闹。

自由软件开发领域有个叫 sprint 的说法,就是召集一班人,在一个特定的时间里,集中精力完成某个软件的开发。后来也衍生出了一个叫翻译马拉松 (translate@thon) 的翻译活动,也是邀请一班人在某个时间来到某个地方,大家一起完成某个软件的本地化过程。48小时网桥嘉年华算是受这个翻译马拉松的启示,不过不是在线下聚会在一起做,而是分散在各地通过在线协作完成,而且也不局限于软件本地化,或者合作把一个具体的文档翻译出来。

48小时网桥嘉年华,可以说是把开放翻译、博客口碑传播、实时更新等元素结合起来。这个形式是开放的,每个人都可以发起这样的在线活动。

其实这个形式更像是霍华德•莱茵戈德(Howard Rheingold)所说的聪明暴民(Smart Mobs)的网桥版本。

方兴东早些时候写了一篇Smart Mobs的书评《Smart Mobs:互联网革命就是全新的社会动员模式》。

霍华德·莱茵戈德(Howard Rheingold),当然是网络文化最敏感的预言家之一,他非凡的“嗅觉”已经经过实践数十年的检验。当然,他的高明不在于天马行空,也不在于为遥远的下一代而预言。而是非常注意把握时机,在一场革命即将崛起的前夜,给你准备好系统完整的理念、口号和路线。

这一次,他也为我们准备了一个全新的概念——“Smart Mobs”,描绘了一个全新的趋势。Mobs的概念有很多来历,首先它是“多弹头轰炸系统”的缩略语,也有“暴民”的含义。同时,Mobs是澳大利亚对成群袋鼠的称谓,它们从一个地方旅行到另一个地方,以草、灌木、小树叶为食,它们用敏锐的鼻子、耳朵和眼睛来逃避敌人,这些敌人包括野狗、巨蟒、掠食的巨鸟、还有最可怕的人类。这个词汇经过莱茵戈德的演绎,指的是全球数字化趋势下新兴浮现的一个全新群族,含义是“一群会用网络、手机等,互相沟通、串联并参与特定族群活动并做出实际行动的人”。

这些人出没在纽约、伦敦、阿姆斯特丹、柏林、奥斯陆、堪萨斯城、西雅图到亚洲的新加坡、香港、台北等全球各大都市,他们原本躲藏在电脑后面彼此之间互不相识的年轻男女,瞬间聚集在一起兴致勃勃地到麦当劳跳芭蕾舞、到家俱店里坐沙发、在购物中心忽然鼓掌起哄、闯进同一家书店寻找同一本书、在酒店的大堂内装睡、在百货公司前大喊“新年快乐”……然后又迅速散去。来如风,去如雨,令旁观者一头雾水,完全摸不着头脑。台湾地区有人译之为“聪明行动帮”。也有人音译和意译为“摩客”,或者“快闪暴走族”。《纽约时报》说,快闪暴走族热潮是“网络演化出新社会关系的具体展现”。

写到这里,刚刚看到一个最新的消息《2009开放式网络评选项目》(http://chinamode.org/):

“谁是我们的‘零零壹’”2009开放式网络评选项目,由OpenWeb. Asia亚洲互联网联合工作组发起,并联合中文网络科技领域饱含理想激情与卓越原创力的14位独立博客共同主办,旨在动员和激励的,正是中文网络世界里无数平凡而充满热情能量的”我们”。在开放式的网络平台上,以开放的评选精神,发动和集合草根智慧与评判,选择出2009年度里,表现优异、特色鲜明、亮点新颖和最受拥趸的网络应用和服务,开创中文互联网领域第一个开放式评选项目。

具体的评选细节还没有公布,希望公布的时候,有一个桥博客的项目。

doubanclaim02fc5e2ee99f6875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