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ncategorized
  • 0

从社交网络结构看群体:显性结构 V.S.隐性结构

最近这几篇贴子的缘起是Group Social Graph社交图这个小容自己生造的名词。看起来有些滥用概念之嫌。小容当时想到这个名字的确是借用Social Graph这个名词,现在这几篇Tag为群体社交图的贴子,已经脱离Social Graph的原意,转到讨论群体的身份、群体和群体的关系、群体和内部个体的关系,群体的“在线”和“离线”关系,以及“在线群体”和“离线群体”的关系等等。不过,小容会继续使用这个Tag来标记这一组小文章。

另外需要特别声明的是,这几篇贴子里小容所使用的“群体”,并没有特别严格的定义,所以会看到在具体的例子上,会有商业公司、非赢利组织、在线社团等等,关于“群体”的具体类别,以及各类别的差异,将会在以后的贴子里讨论。

当我们从品牌传播的角度来看群体的外在形象和内在实况(12),我们也许会感叹:

我们所看到的,并不是真实的。我们所了解的,并不是全部的真相。

如果继续从更多的角度来思考,我们会继续发出这样的感叹。今天的贴子从社交网络结构的角度来探讨群体,我们会发现它的显性结构和隐性结构同样存在着差异。“公司”显然是一个群体,而一个“区域产业”,小容也将它视为一个群体。

• 公司内部的社交网络

左边的书是《NQ风暴:关系管理的智慧》,这是一本台湾的罗家德博士写的关系网络研究的著作,书名看起来类似滥俗的读物,而内里却蕴涵着许多关于企业内部社交网络的智慧洞见。特别需要强调的是,罗博士是提出著名的“弱链接”理论的社会网络研究专家马克•格兰诺维特(Mark Granovetter)的学生(下面会提到)。

罗博士在这本书里首先介绍了社交网络理论的基础和具体的网络分析方法,而后探讨企业内部的社交网络,并举了具体的案例,揭示出企业管理中“影子组织”的关键影响。职业经理人如何忽视了“影子组织”的存在,那么有可能在运行企业时就会遇到莫明奇妙的阻力。小容在旧的贴子《互联网对企业内社会资本的影响》中也提到了这个话题。

一间公司的组织结构图是显性结构,但是,有可能在公司内部最有影响力的人却不是组织结构图上的节点。因为企业内部的成员自然组成一个社交网络,在这个内部社交网络中,某些人是这个影子组织的中心节点,所以,他们在企业内部发挥着实际的影响力。

在“空降兵”的特定情境中,这种状态特别明显。一间公司遭遇经营危机之后,通常会外聘高级管理人员,希望从最高层开始实施新的战略,将公司带出困境。我们看到许多商业书籍在歌颂空降兵再造公司的传奇,同时也看到新闻媒体上报道空降兵CEO水土不服的情景。

• 区域产业的社交网络

小容在旧贴子《马克•格兰诺维特与<硅谷的社会性网络>》中介绍过马克•格兰诺维特和他做的一个关于硅谷社交网络的一份研究报告。

马克•格兰诺维特马克•格兰诺维特在他主持的研究项目报告里〈硅谷社会关系网络〉里将“社会关系网络”定义为“由社会关系或某一特殊类型的链接联系起来的一些节点和行为者(个人和组织)。两个行为者之间的链或关系既有紧密程度也有具体内容。内容可能包括信息、建议或友谊,共同利益或成员资格,通常还有一定程度的信任。在硅谷像在其他地方一样,链的信任程度是关键。

这个报告全面的描述了硅谷网络的形成与演化。尤其是他们详细论述了本来处于硅谷产业活动之外,却起着至关重要作用的个人如何与“圈内人”合作并有时也变成了“圈内人”。上图是这个报告里的一个插图,该图显示出硅谷半导体产业公司创建者的社交网络结构。

他们将历史研究和专门的网络分析程序技术结合起来,从 1957年的肖克利公司的八叛客派生出仙童半导体公司,再从仙童半导体公司到英特尔的历史逐一研究,用MAGE计算机图像程序的动态三维图像来探讨和评估工程师、发明者和企业家的社会关系网络结构,最后合成上面的图形。

马克•格兰诺维特尤其指出,虽然该结构图中的一些重要节点是公众所公认的硅谷风云人物,但是——很重要的发现——其实有些不并为人所知的人,也是该社交网络结构中的重要节点。下面是报告里关于这个发现的内容:

The analysis also highlights other less well known actors who appear to be quite central i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semiconductor social network. Among there are Gifford, founder of companies such as Advanced Micro Devices in 1969 and later Maxim Integrated Products in 1983; Araquistain, Baldwin, Bower, Breene, Elbinger, Koss, Marchman, Valdes, and Wiesner, all founders of Rheem Semiconductor in 1959 (and some of whom also worked for Fairchild Semiconductor); and, finally, Weindorf, who had previously worked for Fairchild Semiconductor and Rheem Semiconductor. One virtue of network analysis is that in its impartial way it may point to the need to look more closely at individuals whose centrality has not been captured in the many impressionistic and journalistic accounts of Silicon Valley history.

马克•格兰诺维特还用同样的方法绘制了硅谷的风险资本公司和专业服务公司/中介机构(如律师事务所、投资银行和会计师事务所等)的“产业家谱”。后面两个社交图的摸样就和上面这个密集的球状物相差很远。硅谷的风险资本公司的结构呈现出左右两半球中间隔大洋的格局。想要查看具体图形,请下载这份英文研究报告查看,或者阅读中文版书籍 《硅谷优势:创新与创业精神的栖息地》(The Silicon Valley Edge: a habitat for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的相应章节。

• 揭示社交网络结构的测量方法

人们一定会认为,公司内部的社交网络一定是摸不着看不见的,而实际上,社交网络的测量已经非常成熟,有成型的分析理论、测量方法和多种统计分析软件。罗博士在他的书里就介绍了详细的公司内部社交网络咨询案例。

例如公司内部两个部门一直合作不顺利,到底存在什么问题呢?

按照社交网络咨询的方法,公司会聘请一个外界的专业顾问,这个顾问会先了解公司的组织结构图,弄清楚显性结构是怎么回事,由于公司业务会不断发展,组织结构也会不断调整,因此,了解公司组织结构变迁的历史也非常必要,人事档案也会记录出管理层的变迁。而后,顾问会开始进行分组问卷调查和访谈,而后使用特定的软件将这些分散的数据整理,进而绘制出公司内部的社交网络结构,为管理层提供参考。

通过对社交网络结构的测量,管理层就可以找出两个部门之间的人际桥梁,让联系两个部门的关键节点人物发挥更大作用,改善两个部门合作不善的处境。

小容在2007年4月去广州参加心理学商业机构年会的时候, 就看过欧阳演示的一个社交网络测量软件。如果你去马克•格兰诺维特所负责的“硅谷社会网络”SiVNAP研究项目组(Silicon Valley Networks Analysis Project)的主页,会发现很多的社交网络分析软件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