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May 2006

离开香港,想起莎莎 0

离开香港,想起莎莎

本来想在离开香港之前发个照片贴到Blog上来,谁料想这点时间都不够……昨天上午香港下大雨,和两个同事,在雨中拖着行李箱,走过西港城,去附近的上环地铁站……在往罗湖的列车上,将同事购买的三个装满化妆品的莎莎手提袋摆在列车椅上,拍了几张照片来记录莎莎SaSa的那个头发丝一样的辅助造形:)访问www.sasa.com也应该可以看到这个造形…… 小容在很多年前看《世界经理人文摘》,有一期封面人物就是莎莎控股的CEO,标题是“面对艰难时世,更要坚守远景。”,那时候看了以后印象非常深刻,还特别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本地的晚报上,现在大家在这里还可以看到:《给“热门产业”泼点冷水》。 《世界经理人文摘》98年9月发表莎莎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主席兼行政总裁郭少明先生的心得,“过去的一年对亚州来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亚洲金融危机给香港的经济带来了极大的冲击。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零售业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尽管面临这样一个经济环境,莎莎仍然稳步成长,并且向全球市场扩张……我们在疲软的市场环境下所取得的诱人成就,得益于以下三个重要因素:一贯坚持我们的业务使命;致力于高品质的顾客服务;重视人力资源的投资。无论时世的好坏,坚守自已的使命,面对艰难时世,唯有坚守远景”。 ” alt=”” /> 这张照片是在国际金融中心39层的Sidley律师行的会议室里拍摄的。 “一贯坚持我们的业务使命;致力于高品质的顾客服务;重视人力资源的投资。无论时世的好坏,坚守自已的使命,面对艰难时世,唯有坚守远景。”看起来好像是香港整个城市的心声。 ]]>

住在上环 0

住在上环

周一上午从深圳过境到香港,天气一天一天好起来,作息时间一天一天坏起来,这几天一直很晚才睡。 前两天住在新开张的兰桂坊酒店,酒店网站在这里:www.LanKwaiFongHotel.com.hk 今天开始搬到了338酒店公寓里住,还有2位同事还继续住在酒店里。 原来以为周五就可以回大陆,现在推迟到下周一。 ]]>

和一位福州老站长聊天 0

和一位福州老站长聊天

2月份的时候,小容开始在《福州晚报》上写一个名字叫做“摩登福州.com”的小专栏,在写了几篇关于社会性互联网的介绍性文章后,开始写题为“上岛咖啡里的创业漫谈”的一个小系列文章。 为这个专栏开设的专题blog在这里:摩登福州@《福州晚报》专栏,如果有人觉得很好奇为什么名字叫“摩登福州nextfuzhou”的话,那么请看这里的主站点:摩登福州www.NextFuzhou.com 整个专栏的写作是间断式的,在忙碌中每一周或每两周安排时间来写。因为版面的临时调整,发表的时候也不连续。专栏Blog的更新也有些慢……最初的时候没有报纸读者的反馈,“上岛咖啡里的创业漫谈”见报后,有读者看了报纸后打电话到报社找小容,也有人写邮件约小容见面。 今天下午就在上岛咖啡的A6号座位和一个福州的老站长聊天,他在98年开始做个人网站,现在积累了不少的服务器资源,2年前停掉了很多的网站项目,开始观察和思考,现在有一些项目计划,准备组建团队重出江湖。 我们谈了将近3个小时,具体的内容将会另外找时间记录下来。小容将会在明天去深圳,下周二和同事过境去香港,周末返回四川以后,会陆续更新已经发表过的几篇文章到那个专题Blog。 ]]>

下周去香港 0

下周去香港

这一两周比较忙,手头的项目进度越来越紧,电话会议,skype会议,面对面会议,电子邮件,电话,接二连三,有些应接不暇的感觉,已经非常久没有在MSN上和聊天,这里blogging的频率也异常地慢…… 下周将会去香港参加手头项目的工作会议,会议结束后会直接去四川。小容前一次去香港是在2003年,那次回来后写了《香港青年一周》的游记,摘录一段文字在这里: 许多东西都是因为熟悉而亲切,因为亲切而着迷,因为着迷而眷恋,因为眷恋而爱之深恨之切。小容现在就非常的着迷香港,但还没有到爱之深恨之切的地步,着迷到不愿意再一次一次以游客的身份去亲近它,而希望以扮演本土青年的角色去体验它。作为普通的旅行者,只能走马观花地感受一个城市的外在风景,而无法深入到一个城市的内心。 再次分享“香港品牌形象”的案例给对CI或品牌感兴趣的朋友。 香港政府设立的“香港品牌形象”网站http://www.brandhk.gov.hk/brandhk/ 设计者朗涛(Landor)公司的案例展示:“重建东方之珠品牌” ]]>

事实与数据 (Skype品牌行销漫谈之二) 2

事实与数据 (Skype品牌行销漫谈之二)

前文:成功的Skype和它背后的DFJ (Skype品牌漫谈之一) Skype网站开设了一个“分享频道”(http://Share.Skype.com),这个频道不是产品功能介绍网页,而是教用户如何将Skype分享给好朋友:)实际上,这就是Skype的“在线宣传推广中心”。他们用了很动人的一句话:“分享好的,而非坏的。”(Sharing good, not sharing bad),这让人联想起那句老话:“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 在这个Skype的“在线宣传推广中心网页”里,有一个小地方很是贴心,“事实与数据”(Facts and figures)这里提供了RSS订阅,让用户订阅Skype的用户数据,包括下载的总次数和在线用户人数,这些数据每隔几分钟更新一次,小容现在写这个贴子时,Skype的在线用户数量是5,004,056人。 Skype的首页现在已经看不到用户数据了,实际上早些时候的Skype网站是在网站首页的标志的下方展示Skype的用户数据。通过Internet Archive(网络档案馆,介绍见本文末尾附注)的WayBack Machine这个频道,我们可以找出Skype的历史网页,并且找出Skype的用户数据。 小容在这几天忙里偷闲通过WayBack Machine整理了一部分时间点的Skype用户数据,从2003年到2005年,列出来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小容在这几天忙里偷闲通过WayBack Machine整理了一部分时间点的Skype用户数据,从2003年到2005年,列出来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下面的每行将有“日期”和“用户数据”,“日期”上有超链接指到WayBack Machine上的Skype历史网页。小容没有将全部的Skype历史网页浏览过去,如果各位有兴趣可以补充小容未整理的Skype历史网页上的用户数据:)如果各位有看到同一日期有两条数据,那不是小容弄错了,原因是Skype在同一天里更新了两次网页,所以会有两次历史网页记录。 WayBack Machine上的Skype历史网页有2003 年、2004年和2005年的记录,其中2003年存档了8次、2004年存档了167次,2005年存档了93次。2003年最早的记录是2003年7 月3日,最迟的记录是2003年12月3日;2004年最早的记录是2004年1月1日,最迟的记录是2004年12月30日;2005年最早的记录是 2005年1月30日,最迟的记录是2005年4月1日。 在这个历史网页里最早的记录是2003年7月9日,Skype还没有正式发布,那时候他们使用的名称还是Skyper,而不是Skype。这个历史网页只列出他们对Skyper的简单介绍: Skyper是一个基于P2P技术和病毒行销,专注于下一代移动通讯资源分享的软件公司。公司将在2003年内发布1.0版本的 Skyper。Skyper由KaZaA的创始人Niklas Zennström 和 Janus Friis创建,获得了Draper 投资公司(也就是DFJ,全名是Draper Fisher Jurvetson...

五月新书 0

五月新书

下午4:40离开办公室去爬鼓山:) 有一个多月没有去爬鼓山了,去四川回来后发现自己胖了4斤,真是糟糕。 下山后坐车回家,在湖东路下车,去那个秋韵书屋看看,买了三本书: 1、物种起源――科学素养文库・科学元典丛书 达尔文的《物种起源》 2、半生为人 徐晓写的《半生为人》。 3、超越死亡 Ken Wilber写的《超越死亡:恩宠与勇气》(Grace and Grit: Spirituality and Healing in the life and Death) 五月份可以慢慢看这三本书了,第二本书上次看到的时候就很喜欢,可是没有买,这次还是把它买回来了,第三本书看起来会让人联想到《霍金传》……最近小容喜欢看这方面的书,不是虚构的爱情小说,而是真实的生活故事。 ]]>

成功的Skype和它背后的DFJ(Skype品牌行销漫谈之一) 1

成功的Skype和它背后的DFJ(Skype品牌行销漫谈之一)

Skype现在已经成为小容经常使用的网络工具。从老家建阳彭墩回到福州(相片看这里)以后,五一假期的七天,小容都呆在家里,处理工作上的杂务,和朋友及同事在Skype上开会。 昨天晚上和朋友试用Skype新近推出的Skypecasts,重新登陆到了www.Skype.com里,发觉网站已经变了很多,于是想写些有关于Skype品牌行销的东西。 这个算是开篇,小容好久没有在这个Blog里写关于品牌行销的东西了:) Skype是一个免费全球语音沟通工具,通俗地说,就是一个免费的互联网电话。Skype的创建者来自瑞典,他们曾经创建了点对点共享软件Kazaa,让互联网用户可以共享各自的音乐。这个软件最后因为涉及到唱片公司的版权音乐产品而惹上了官司。Skype曾获得硅谷的风险投资公司DFJ德丰杰(这家公司曾投资于Hotmail,以及百度),并在2005年以41亿美金的总代价出售予电子商务巨人电子港湾(eBay)。想要了解这次收购的细节可以看《IT经理世界》的报道。 eBay在收购Skype之后,继续让Skype以独立品牌的方式运营。在因特品牌(Interbrand)公司推出的2005年年度全球品牌榜中,Skype排在谷歌(Google,搜索引擎)和苹果电脑(Apple)之后位列第三,其后分别为星巴克(Starbucks)和宜家(IKEA)。 Interbrand网站发布的下表显示,Skype之所以位列全球排名第三名,起关键得分来自于欧洲市场。 DFJ在投资Hotmail并成功将它出售给微软之后,写了一篇文章来研究Hotmail的行销,总结了一个计算病毒扩散的公式,分析病毒营销的方法,并总结出投资网络公司的一个原则:也就是网络公司所提供的产品或者服务必须能够让用户自己扩散用户”,任何一个产品或者服务需要使用者本人和其他人一起才可以完成,那么这样的产品或者服务就容易形成网络效应,形成网络效应,达致正反馈。也就是说使用的用户越多,整个产品创造的网络就越有价值,越有价值的网络对未来的用户就越具有吸引力,使用越久,用户在这个产品网络里的联系人越多,那么转移成本就越高,锁定效应就越明显。 想进一步了解这篇文章大意思,请直接查看英文版,看这里(1),或者这里(2)和这里(3)。 因此,每一个产品种类的先行者具有先入为主的优势,一旦先行者的用户安装基础跨过临界点以后,后来的竞争对手就很难超越先行者。然而,Skype并不是互联网语音电话的第一吃螃蟹的人。为什么它却可以成功地超越竞争对手,成为互联网语音电话的第一品牌呢?除了产品设计和技术优势之外,Skype在品牌行销上面有什么特别过人之处吗? 口碑营销(Word Of Mouth)在网络上有多种方式,病毒营销(Viral Marketing)便是其中之一。很多时候,病毒营销在启动以后,公司对传播活动就无法继续控制。那么,在经过初期的火爆以后,公司如何在日后长期发展过程中打破平静的氛围,继续塑造持续的传播浪潮呢? 后文: 事实与数据(Skype品牌行销漫谈之二) 2004年Skype用户下载数据(Skype品牌行销漫谈之三)

Skepe品牌行销漫谈之一 0

Skepe品牌行销漫谈之一

Skype现在已经成为小容经常使用的网络工具。从老家建阳彭墩回到福州(相片看这里)以后,五一假期的七天,小容都呆在家里,处理工作上的杂务,和朋友及同事在Skype上开会。昨天晚上和朋友试用Skype新近推出的Skypecasts,重新登陆到了www.Skype.com里,发觉网站已经变了很多,于是想起写些有关于Skype品牌行销的东西。 codebase=”http://download.macromedia.com/pub/shockwave/cabs/flash/swflash.cab#version=6,0,0,0″ width=”468″ height=”60″ id=”skype-banner-30″> menu=”false” quality=”high” bgcolor=”#ffffff” width=”468″ height=”60″ id=”skype-banner-embed” allowScriptAccess=”sameDomain”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pluginspage=”http://www.macromedia.com/go/getflashplayer”> http://share.skype.com/show/flash/?id=30″ border=”0″ alt=”Share Skype” id=”skype-banner-img” width=”468″ height=”60″ /> 这个算是开篇,小容好久没有在这个Blog里写关于品牌行销的东西了:)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